海洛因亡國進行曲 ~~~~~號角響起


一、 亞洲新樂園
    
生活在台灣,總是有一股壓力,莫名的!大家以為是政治,也習慣性的解釋推給政治動盪不安,造成經濟蕭條,民生凋敝。在全民瘋政治的同時,台灣已經正式淪陷成為全亞洲海洛因的最大輸入國


 不論你信不信,台灣五十年的奮鬥根基,腐蝕她的原因之一是台灣人民面對海洛因的漠視,眼光的短淺、加上政府禁毒政策的敷衍衛生官員不做不錯的心態,造成今天無法收拾的局面。全民要有心理準備,一個國家或地區,吸毒人口達到三分之一強時,吸毒將會合法化。在此同時,社會秩序、人倫道德、經濟、法律,都會同時瓦解。這場大戲的序幕,在台灣已經正式拉開。


 大家會認為台灣怎麼會是亞洲最大的輸入國?台灣沒有種罌粟,消耗需求全賴走私。禁毒政策的失敗,讓決大多數的台灣民眾都以為金三角是海洛因的唯一來源!其實它早已退居全球產量第三名、次於,阿富汗中南美洲。在地域運輸的方便性,金三角的海洛因超過八成透過西雙版納地區再由雲南往內陸延伸,極其少數留在當地和進入緬、泰國。在理論上來說中國所消耗的海洛因,是雲南地區的產物,不是輸入其他國的產物。其經濟所得,也是留在中國。


 阿富汗,在神學士政權領導時,要求全民改種罌粟,以方便換取更多的武器和糧食、醫藥。其數目可以讓全球停止種罌粟時,它還可以供應全世界海洛因吸食人口,五年的需求量。在金三角產罌粟被壓縮之後多餘的工具與製毒人員,流竄於泰北、香港等地。毒品商由阿富汗所取得的鴉片膏,很多是由這些人再提煉成海洛因,包裝成老品牌【雙獅牌】等,大舉向亞洲銷售。而台灣就是在其銷售網中,最大的消耗國台灣,躍升為毒梟亞洲新樂園,地位確定。


二、政府無能、帶頭說謊


 毒品的種類非常的多種,海洛因在全球皆被列為一級毒品,它與其它的毒品,最大的不同,成癮快、欣快感強烈,幻境與真實感相當接近,斷藥後所要承受的生理疼痛,是無法用筆墨可以描述的。但是有一點要注意,長期使用海洛因,到達一定的階段,已經不是為了追求快樂,而是為了懼怕痛苦,而繼續使用,這點必須列為重要參考。


 台灣政府官員,一直很努力的在引導媒體、人民,去注意大麻,搖頭丸、K它命、安非它命,就是不敢去觸碰會揭露他們無能這塊海洛因的面紗!


 每天的街頭強盜,超商搶劫,抓到劫匪時都只一句為了吸毒,鋌而走險。請問,這麼好的機會教育,怎不告訴人民,他們是為了何種毒品,殺人越貨?各級政府官員,為了消耗預算,請一些歌手、藝人,開個反毒晚會,動員學生,大家一起來搖屁股,再問?來的人有吸毒嗎?吸毒的人有來嗎?照幾張相片,往上級一送,交差了事。皆大歡喜!


 就是因為,政府官員在面對海洛因問題束手無策,不知如何處裡,又不能讓百姓發現他的無能,只好柿子挑軟的吃,每天在媒體上,自吹自擂,舞廳抓到搖頭客,馬上當成戰功彪炳,一起歌功頌德一番。等哪天有一艘行不知路的運毒船,栽到執法部門的手上,那就更不得了,最高首長到場握手祝賀,發獎金、記功、升官,在你們笑開懷時,有沒有想到?一抓幾百塊的海洛因磚,代表台灣海洛因的毒品需求量,已經大到什麼程度了?抓到有功,算妳們的,沒抓到而流進台灣的,這些過也算妳們的,好不好?妳們捫心自問,一艘漁船的運毒量,是流入台灣一年的千分之幾?在妳們雙手接過獎金時,還有多少台灣的父母,正在為他吸毒的孩子哭泣?


 台灣的醫療環境,技術人員,足以應付更先進的毒品防治改革,法令的鬆綁,不要變成另一個緊箍咒,毒品防治條例的修正,看起來與世界同步,不把吸毒當犯人,而是病人。但是周邊的配套完全沒有,你要這些人何去何從?


 擬法的人再送法案前,真的應該多往下傾聽,你能做的雖然不能讓台灣混亂的毒品黑暗現象突然消失,但是絕對可以縮短殘害台灣時間!過去擬定謊言政策的,造成今日的無計可施。誠摯呼籲,未來禁毒政策的擬定時,當局能給予更多的空間與權利,不能再說防治!因為我們已經深陷其中。


三、白色巨塔外的怪獸
    
全世界的醫學院,都沒有戒毒科的科系養成教育,最大的原因,戒毒的過程複雜性高。除了生理戒斷,還有更深不可測的人性糾葛,無法在有限的時間內,做養成教育。在台灣,官方將其規劃在精神科,也只是一種替代作法。各地的署立醫院,成為當然的戒毒病人指定收容點。台灣的醫師養成,水準非常的高,但是當他面對戒毒病人時,其茫然的程度,是很無奈的!衛生署,在不做不錯多作多錯的傳統風格下,造成台灣是亞洲先進國家中唯一沒有戒毒藥的國家。現行批准所使用的所謂戒毒藥,有九種,全部都只是強力的鎮定、安眠藥物。這種感覺,就像戰士,拿著美工刀,要他上戰場一樣!你要他在盡心的同時,如何的盡力?衛生署現階段的「美沙酮」試行計畫,在香港、日本、新加坡,都已經被更新的藥物所取代。在別的國家退居第二線的藥物,我們還在當作寶貝般的討論,請問?不食人間煙火的官老爺,你在領國家俸祿時,肩膀上的骨頭在哪裡?台灣毒品問題蔓延到今天這種地步,你們要負起相當的責任。不要裝作非常忙碌,每天都說在為毒品防治有做不完的事。謊言外層的糖衣消失時,嚐到苦果的,誰都不能置身事外!台灣醫療在毒品生理戒斷時,需要什麼藥物,能夠支援第一線的醫師作業,你們是最了解的,勇敢務實的面對問題,不要再讓台灣這些優秀的醫師,在面對戒毒病人的戰場上,節節的敗退!


四、直接的經濟損失
   
警政署與衛生署每年都有做年度反毒白皮書,從民國八十四年到九十五年反毒白皮書內吸食海洛因人數交叉比對,含破獲、強制、自願勒戒、門診求助等。台灣吸食海洛因人口數已破四十萬人。這個可怕的數據對台灣所造成的經濟損失,在朝的官員不是不知,而是不知如何下手整頓,只好放任讓他繼續惡化,在此先做出保守的估算,讓關心此問題的各界賢達,心中有各譜。一個吸食海洛因的病人,在毒品的花費上,最保守的估計,每日必需要兩千台幣以上。以四十萬人計算,台灣每日海洛因的交易金額為八億台幣,一年台灣針對海洛因所流失的金額高達兩千五百四十億以上。這些錢除了小毒販有限獲利外,實際獲利者皆為跨國毒梟,如果這些錢留在台灣,有多少的學童不用每天面對還未繳交的營養午餐?有多少的社會福利不用刪除?


 在台灣經濟實力衰退的同時,這個流失的金額只會增加,不會減少,相信這與智慧無關,重要的是要做與不做而已。誰來帶頭做?船身的破洞所有的人都有看到,但是誰都不敢起身去做,當家的不支持,做的好是應該的,做不好身敗名裂。只好一起等,祈禱這艘名為『台灣號』的船,不要沉的太快,最好能等到每各當家主管都退休了,再讓他沉吧!


五、蠶食體弱多病的醫療資源


 海洛因對人體的殘害,幾乎是全身器官,從裡到外、臟器到皮膚。從上到下、頭髮到腳跟。別忘記了,海洛因病人他們也是全民健保服務的對象。他們是國民,當然有權利使用健保資源。


 從止痛藥的供應,大到器官衰敗時生命的挽救,這些都是可以避免的。每天健保都在高喊虧損,檢討如何刪減哪些疾病給付的同時,為何不對這四十萬的高耗損病人,研討出一套雙贏的辦法?拒絕戒毒給付,字面上看絕對合理,但是所帶來的是更長期、更多種的耗損。


  吸毒病人在殘害自己雖不可憫,但是全民的醫療資源必需長期對其付出,又有何公平可言?再則,有一個適當的醫療政策,也可以促使海洛因病人勇敢面對問題的可能性更加的提高!保肝、感冒、慢性病用藥都可以檢討,海洛因病人的問題納入討論又有何困難?芒刺如何離開健保資源的背,關鍵就繫在你們掌握醫療資源大權的 官員一念之間!


六、神鬼交鋒
  
在台灣醫療貧乏的年代,生病了,到廟裏求神拜拜吃香灰水是很多人共同的經驗。隨著時代進步,台灣醫療在亞洲具有領導的地位。甚至嚴重到癌症末期病人,都有安寧的規範照顧。


 但是,在面對吸毒病人時,拿不出任何辦法的政府,只好讓畫面拉回四十年前的台灣。阿彌陀佛耶穌等在台灣竟然變成了戒毒病人及家屬眼中的依靠。宗教戒毒,在歐美國家有多年的豐富的實務經驗,但是在歐美,宗教戒毒都是在第二線作扶持與防堵,第一線都還是由正規醫療體系來面對。固定時間、地點的宗教聚會,是一種對病人生理戒斷後的幫助與約束,用神的大愛精神來幫助病人面對更艱難的心理戒斷。香港,還是英國屬地時套用了美國模式,引進的宗教福音戒毒,是最成功的範例,在亞洲,香港的宗教戒毒做的最成功。在台灣,當政府不敢也無法面對問題時,不但不思索如何輔導宗教戒毒訂定位階,還伸出那隻無能的手,將病人與責任同時推給了上帝!


 在台灣,宗教戒毒,竟然在第一線就展開承擔的工作,想用神的力量,幫病人止住疼痛,在這種畸形的怪異現象下,會有一種惡性循環會產生。海洛因戒毒病人不論有沒有藥物的幫助,都會在七至十天脫離生理的疼痛(生理戒斷症狀)。有薬物的幫助是讓病人在戒斷過程中疼痛獲得減輕,但是想要靠祈禱及精神約束,會讓病人在面對的第一階段時,沒有正規妥善的幫助,在淺意識裏所殘留的印象,戒毒過程是恐怖的,戒毒代表將要千刀萬剮,當病人有一天不幸再染上毒癮時,會有強烈拒絕戒毒的理由,逃避將會是唯一的選擇。病人不能在第一階段完成生理戒斷,如何進入第二階段的心理戒斷?頑固的吸毒者,又會增加一名。


 在宗教戒毒成為主流後,政府官員的惰性會更加厲害,如何幫助病人毒癮戒斷改革的步調會更加的緩慢。當有一天,發現神關愛的眼睛並沒有落在這片土地上時,誰來收拾殘破的局面?


七、擴張中的受害人數
   
每一名海洛因吸毒病人,會被其影響最直接的,是家中的父母、兄弟姐妹、夫妻、子女,以非常保守的推算,一名病人影響五個人,在台灣有兩百四十萬人每天都在毒海的漩渦中打轉。轉阿轉,轉到家庭四分五裂,轉到人生痛苦不堪。思想傳統保守的台灣人,認為家中有個吸毒病人極其可恥,寧可閉門哭泣,也不願向外求助。台灣總人口數兩千三百萬人,竟然有十分之一的人口,每天都在跟毒品奮戰,你要這個國家人民怎麼能快樂的起來?「美麗的寶島、人間的天堂」、這首歌已經多久 沒聽到了?因為台灣實在唱不起了。建議這些受害的家屬,你們雖然弱勢,但是因為你們人數眾多,請勇敢的站出來,要求想要當家執政的官員給你們一個方向,劃出一個絕不虛空的藍圖給你們看。任何一個政黨,都不敢也沒有膽量,忽視你們兩百四十萬張選票的實力,只要有國家級的選舉時,都是你們的機會,提出要求,將你們的票投給能帶領你們走出漩渦的政黨,將被動的等待救援,化成主動的推動力,自救才是真理,繼續的沉默,只會讓你的人生更增加灰暗。


 看到這裡,有些人正在慶幸,自己和家人,都沒有吸毒的問題。別以為你可以置身事外。治安的敗壞,不會影響你的生活嗎?無處不在的飛車搶劫,你能保證,你碰不到嗎?隨機擄人偷竊詐騙等與你的親友都無關嗎?既然你不能置身事外,不如一起來加入督促改革的行列。原因真的很簡單,因為你的下一代,也會再這塊土地繼續打拼,如果能給他們一些更好的根基,相信你也願意。


八、立法救援是唯一的利器
    
在所有的先進國家中,正常的立法與毒品相關的立法是分開的,對於毒品相關的刑罰都較於一般刑罰更為嚴苛,主要以198812月<聯合國禁止非法販運麻醉 藥品和精神薬物公約>、作為立法的重要參考。也就是國際人權組織及特赦組織一直沒有為毒品犯罪被判死刑做出聲援的重要原因。


 一部好的法,是需要理論跟現實結合,當法源不適用於現實時,應該快速務實的修正。最好的例子,加拿大,在1985年所訂定的<麻醉品管制法>到1990年一共修正四次。請注意,不是修改,是大幅度的修正。當他門立法部門發現理論與現實有距離時,不惜推翻自己之前所訂的法,也要快速的讓所有的執法部門,有法源可以依靠。連續四年四次修改認真評估勇敢認錯,當時加拿大所有的媒體,不但不忍苛責,還幫忙做出解釋,能讓更多的人來支持。


 台灣急需要一部更有條理的<毒品法>,來支援相關的部門的作業能夠更順暢的運行。在此也利用機會,提出幾點建議,算是為這塊土地盡過心。


一、對運送及販賣海洛因犯罪人採取更嚴苛的刑罰,建議取消死刑及有期徒刑的考慮,採唯一刑罰,「終生監禁不得假釋」,犯罪人既然不愛這塊土地,讓他在外面破壞,不如終生管制。也直接切斷了產地與末端消費的橋樑。終生監禁的痛苦絕對大於死刑,其威嚇作用,大於所有刑罰。


二、吸毒病人可以得到更多的戒治機會。不論是經濟的耗盡或是毒品來源的供應中斷,能有更寬鬆的條件讓病人走入醫療院所,為首要的考量。並加強衛生部門的宣導責任,吸毒者是病人的理念,讓其本人與家屬能夠更勇敢的站出來面對問題。也可以讓消費人數減少,達到有供無需的局面,也是一種手段。


三、鼓勵研究單位、衛生單位,對戒毒藥物的開發與臨床試驗,用法來支持更多的科技人才。生物科技發達的今天,許多國家在毒癮戒斷上都已經開始使用非麻醉葯品來戒毒。2006年衛生署試行的「美沙酮」輔助戒毒藥物計畫,在國外已有些國家在討論放棄。我們才開始實驗?真的是出洋相。不是衛生署沒人才,是法令約束太多。


九、結語、
   
1898年,德國拜耳化工,生產出第一批海洛因,其目的用於止痛。當時誰都沒想到,會給人類帶來如此大的浩劫。當然,身為地球村的一份子,台灣也無法倖免於難。在許多國家勇於面對,起身抵抗時,台灣還在麻痹當中,不知何時才能清醒。


 戒毒、抗毒、反毒,如此巨大的工程,一定是由政府來帶領。許許多多的原因,環環相扣,層層牽制,造成今天這種局面。現在要收拾已經很難了,但是如果什麼都不做、明天會更慘!真的要做論述,台灣的毒品問題用再多的篇幅都無法說盡。全民不要再沉默了,這關係到所有台灣人民生存與發展,政府官員真的做的太少了,少到慘不忍睹。此文看似批判,但絕無批判之意,只是把看到的問題作陳述。一定還有更多的問題是我看不到的。還有賴全民一起發聲,要求政府在此問題上拿出具體的作為!


 




 
創作者介紹

法善可陳

陳常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