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知死亡和自在解脫


 


據英國《每日郵報》最新報導,美國科學家發現一個特別的基因,而此基因不僅對人體生理時鐘具十足性影響,甚至能預測可能在一天中的「何時」死亡。


美國科學家在研究阿爾茲海默症等病症時,意外發現這一個特別基因。此基因可區分為三種類型:「AA型」、「GG型」及「AG型」。


AA型與AG型基因的人類個體,其死亡時間常發生在上午11時;GG型基因的個體常於下午6時左右死亡。科學家指出,AA型的人最早起,而GG型比AA型晚起床約1小時,AG型幾乎恰好介於前兩者之間。


科學家表示,在所有類型中,最多人可能存有的基因類型為AG型,機率高達48%36%的人最有可能是AA型,而是GG型機率最低,為16%。此項成果目前發表在美國《神經學年鑒》上。根據科學家最新發現指出,人體內既存的基因具「預測死亡」功能,且對生理時鐘有密切影響。(Photo by CapCat Ragu in flickr


由基因對人體生理時鐘的作用,可預知死亡的時刻,一般老人和重病之人,因而得到死亡時刻的訊息,有照顧過老人和重病患者的人,必定會有或多或少的經驗。


在此推介大修行大解脫者,古來得道高僧和祖師大德如何來詮述生死。


 


六祖慧能大師先天二年癸丑歲。八月初三日。於國恩寺齋罷謂諸徒眾示滅汝等好住。吾滅度後。莫作世情悲泣雨淚。受人弔問身著孝服。非吾弟子亦非正法。但識自本心。見自本性。無動無靜。無生無滅。無去無來。無是無非。無住無往。恐汝等心迷不會吾意。今再囑汝今汝見性。吾滅度後依此修行。如吾在日。若違吾教。縱吾在世亦無有益。


復說偈曰:兀兀不修善      騰騰不造惡   寂寂斷見聞      蕩蕩心無著


 師說偈已。端坐至三更。忽謂門人曰:吾行矣。奄然遷化。於時異香滿室。白虹屬地。林木變白。禽獸哀鳴。


 


太原孚上座 初在揚州光孝寺講涅槃經有禪者阻雪因往聽講。至三因佛性三德法身廣談法身妙理禪者失笑。師講罷請禪者喫茶。白禪者曰某甲素志狹劣依文解義適蒙見笑且望見教。禪者曰實笑座主不識法身。禪師所教從初夜至五更聞鼓角聲忽然前旨。後歸維揚。陳尚書留在宅供養一日謂尚書曰來日講一遍大涅槃經報答尚書。書致齋茶畢師遂陞座良久。揮尺一下曰如是我聞乃召尚書。書應諾。師曰一時佛在。便乃脫去。湼槃真境


隱峰禪師吳元濟阻兵違拒王命官軍與賊軍交鋒師曰:吾當去解其患。


乃擲錫空中飛身而過。兩軍將士仰觀事符預夢鬥心頓息。師既顯神異慮成惑眾遂入五臺於金剛窟前將示滅師乃倒立而化亭亭然其衣順體。時眾議舁就茶毗屹然不動遠近瞻睹驚歎無已。


 


唐僧釋惟岸禪師〈高僧傳稱釋岸禪師。淨土聖賢錄稱釋惟岸〉。并州人也〈山西省〉。約淨土為真歸之地,行方等懺,服勤無缺。微有疾作,禪觀不虧〈傳作禪觀不虧,但無詮述何種觀法。〉見觀音勢至二菩薩現於空中、持久不滅。召境內畫人、無能畫者。忽有二人云,從西京來,欲往五臺。自樂輸工、畫菩薩形相。繢事畢,贈〔革奚〕〈鞋的古字〉二緉〈音兩鞋一支為一緉〉,忽隱無蹤。 


    知西方緣熟,告諸弟子云:「吾今往生,誰可偕行?」


有小童子稽顙曰:「願隨師去。」乃令往辭父母。父母謂為戲言,而令沐浴,著淨衣,入道場念佛。須臾而終〈終字不美,應以須臾寂去


 


 


九峰道虔禪師為石霜侍者。洎霜歸寂眾請首座繼住持。師白眾曰須明得先師意始可。


座曰先師有甚麼意。


師曰先師道休去歇去冷湫湫地去一念萬年去寒灰枯木去古廟香罏去一條白練去。其餘則不問如何是一條白練去。


座曰這個祇是明一色邊事。


師曰元來未會先師意在。


座曰你不肯我那。但裝香來香煙斷處若去不得即不會先師意。遂焚香香煙未斷座已脫去《奇哉首座,說走就脫去,太驚嚇了》


師拊座背曰坐脫立亡即不無先師意未夢見在。〈這坐脫立亡,於禪師尚不怎麽,可見真正修證見地行果,不得不知啊!〉


 


鄂州巖頭院全豁禪師。俗姓柯氏。泉州人也。少而挺秀。器度宏遠而疏略。禮清源誼公為師。往長安造西明寺照公。與受滿足法。即於左街保壽寺。參德山。執坐具上法堂瞻視。山曰作麼。師便喝。山曰。老僧過在甚麼處。師曰。兩重公案。乃下參堂。山曰。這個阿師稍似個行腳人。至來日上問訊。山曰。闍黎是昨日新到否。曰是。山曰。甚麼處學得這虛頭來。師曰。全豁終不自謾。山曰。他後不得孤負老僧。唐光啟之後。中原盜起。眾皆避地。師端居宴如也。一日賊大至。責以無供饋。遂倳刃焉。師神色自若。大叫一聲而終。聲聞數十里。即光啟三年丁未四月八日也。門人後焚之。獲舍利四十九粒。眾為塔藏之。  


 


 


 唐漢東山光寺釋正壽者。不知何許人也。風儀峻整節概高強。肩錫曳囊宗師皆謁。然以因緣相扣附麗有歸。於南塔慥禪師門。決開疑網。密修資益。後壽杜默于隨部山寺。人皆不識。時譙王重福者。中宗次子也。神龍初韋庶人譖云。與張易之兄弟構成重潤之罪。遷均州刺史。密加防守不聽視事。韋后臨朝添兵士捍衛。及韋氏被誅睿宗即位。轉集州刺史未行。然忽忽不樂。而歸心於慥禪師。為其造生藏塔。舉高七十尺。極為宏壯。于時慥師疾已危篤。譙王使問師後孰繼高躅。慥曰。貧道有正壽在。王問。諸僧誰為正壽。或曰。和尚有弟子在山光跡韜晦。王遣使召到。壽白慥師曰。喜王為檀越。其塔已成。某欲為先試得否慥曰。善為否試。是時壽攝衣合掌入塔斂容瞑目。結加趺坐便即滅度。全身不散。時號為試塔和尚譙王聞已歎嗟終日。曰弟子猶爾。乃別議改圖。為慥禪師營構焉。


〈出高僧傳〉


 


東晉慧永。俗姓潘,河北河內人,年十二歲出家,奉事沙門竺曇現為師,最初在恆山修習禪定,後來與遠公一同歸依道安法師。東晉孝武帝太元初年(西元三七六年)到廬山,刺史陶範供養施捨自己的住宅為西林,迎請慧永居住。慧永法師平日粗布為衣飲食清簡,專一心志返觀自照。面容常常帶著微笑,言語從不損傷眾生。他在山頂另外建立一間茅屋,常常往茅屋去禪定思惟,到他茅屋的人,往往都聞到奇異的香氣,因此被稱為『香谷』。山頂有一隻老虎與法師一同居住,有客人來訪就把牠趕出去。慧永平時嚴謹行持精進苦修,並發願要往生極樂世界。東晉安帝義熙十年(西元四一四年)得疾病,有一天突然整束衣服找鞋子穿,要起身站起來,大眾問何以故?回答說:「佛來了!」說完後就往生,年八十三歲,室內奇異的香氣七日之久才消失。(東林傳)


 


 


東晉僧顯。俗姓傅,北地人,堅定苦修一切善行戒法,諷誦經典修習禪定,常常獨處於山林之際,或者數日之間入於禪定。東晉元帝太興末年(西元三二一年),向南遊化到江蘇一帶,經歷各個名山道場,仍然修習以往恆常修持的誦經禪定。後來遇到疾病、沉重纏綿很久,因此才專注憶想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佛。由於內心非常精誠懇切,後來見到阿彌陀佛,並且蒙受阿彌陀佛放光照觸身體,原本身心所受的痛苦頓時消滅。當天晚上,自己起身來洗澡沐浴,然後為同住的道友及侍奉疾病的弟子們,說明他自己所見所聞的境界,並且陳述告誡大家,老實修行淨土法門的因緣果報,絕對是真實不虛的!到了清晨,平穩端坐而往生,室內有特殊的香味,經十多天才消失。(高僧傳)


 


 


東晉慧虔。俗姓皇甫,北地人,年少時就出家,嚴格奉行戒法,志向操守堅定不移,居住廬山有十多年,東晉安帝義熙初年(西元四○五年),往山西山陰嘉祥寺,克己修行化導眾人,自身堅苦精進,以身作則率領大眾。五年後,臥病在床,自知將要命終,因而專心憶想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佛,並虔誠祈求觀世音菩薩護念攝受。當時山陰北寺,有一位名為淨嚴的比丘尼,宿具德行嚴持戒法,夜裡夢見觀世音菩薩從西城門進來,觀世音菩薩具有清淨的光輝和殊妙的形貌,光明無盡映照日月,隨身的種種幢幡香華傘蓋,皆是七寶莊嚴所成。淨嚴比丘尼恭敬禮拜觀世音菩薩,並問菩薩曰:「不知道觀音大士要往那裡去?」菩薩回答曰:「往嘉祥寺迎接虔公。」而慧虔自己也曾事先預睹觀音聖相。慧虔此時疾病雖然纏綿沉重,但是精神氣色一如平常健壯之時。臨命終時,在旁奉侍的人都聞到奇異的香氣,不久之後就入寂往生,當時無論出家在家親見或聽聞到的人,無不表示讚歎羨慕。(高僧傳)


 


 


東晉僧濟。其出身並不清楚,曾經進入廬山,追隨遠公學習佛法,精通悟入佛法大要,年紀才過三十歲,便下山入城開座講經,屢次地擔任首座和尚教授大眾。遠公對他讚歎說:「能和我共同宏揚大乘佛法者,想必就是你吧!」後來疾病沉重,於是至誠懇切期願得生淨土,專注觀想阿彌陀佛的形像。遠公贈送僧濟一枝蠟燭說:「你可以專一心志憶想阿彌陀佛極樂世界。」僧濟於是執持蠟燭倚靠著桌子,專注想念毫無散亂,又請大眾僧為他誦《無量壽經》。到了五更的時候,僧濟把蠟燭交給徒弟元弼,令他執持燭火隨眾經行。僧濟則暫時臥在床上休息,接著就夢見自己秉持一枝蠟燭,凌空而行,見到阿彌陀佛將他接引安置於阿彌陀佛的手掌之中,遍至十方世界,然後突然醒過來,僧濟滿心喜悅地說:「我只以一夜的時間觀想憶念,便蒙阿彌陀佛接引。並自己省悟色身乃是四大假合,疾病痛苦的感覺現在已經全部消失。」隔天晚上,忽然起身站立,眼光迎向天空,好像看到什麼東西似的,並告訴弟子元弼說:「佛來了,我往生去了!」然後轉身向西方而逝。當時正當極熱的炎夏,經過三天而身體毫無變化,奇異的香氣濃厚芳香。時年四十五歲。(高僧傳。東林傳)


 


 


智圓曰:


真修行者生死不懼,榮辱不屈,證聖果於當世。有全身舍利,有站立有倒立而去,有坐脫立亡,預知時至,見光見花見佛來迎,要是從古案揀出,一大羅筐,一大部證道往生史,保證你目不暇給,今雖只收錄幾篇,有信心有喜愛者,請自參閱高僧傳、神僧傳。


 


轉引自:釋智圓法師

創作者介紹

法善可陳

陳常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