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岐派初祖──楊岐方會禪師




文╱編輯部  圖╱見育法師



  臨濟宗第八世祖師楊岐方會禪師,俗姓冷,宋太宗至道二年生,個性機敏聰穎。二十歲時,在一個因緣下來到筠州九峰,感到這裡的景物十分熟悉,數數徘徊,不忍離去,遂於此剃度出家,法號「方會」。

  方會禪師悟性高、根器利,閱經時常能心領神會、解悟經義。聽聞哪裡有善知識、具大手眼,便不遠千里前往參方。

  一日,方會到南源廣利寺參謁石霜楚圓慈明禪師。慈明禪師得法於汾陽善昭禪師,是當時臨濟宗有名的大師。古德云:「出家要親近絕勝知識,具正知見,時時參請,承順教誨,如教而行,精勤弗懈。」方會遇此因緣,不僅決定留下來向大師學習,並自請擔任監寺。「監寺」就是當家師,負責協助方丈監理寺務。慈明禪師由南源至石霜山崇勝寺的二十多年間,都是由方會禪師協理寺務。

  方會禪師任職監寺時,維護常住的一切事物都非常細心、謹慎。以使用燭燈為例,做常住事的時候用公用的燭燈,而自己閱經的時候,就用私人的燭燈。燭燈會滴出蠟油,方會禪師自己用功時,就將公用油燈置放於私人燭燈的下方,使蠟油滴至公用燭燈的燈盞裡。而使用公用燭燈時,則用小盞盤接蠟油,等接滿了,再將蠟油放回公用的燭臺裡。方會禪師即是如此落實「愛護常住物,如護眼中珠」的精神。此後,禪宗史上便流傳著「楊岐燈盞明千古」的美談。

暮鼓晚參

  慈明禪師有用完齋飯後至山間經行的習慣。有一天,有人前來參方問道,方會禪師看師父出門不久,就逕自擊鼓集眾。慈明禪師聽到鼓聲便回來責問:「叢林少有暮而陞座,從何得此規繩?」方會不急不徐地回答:「汾陽晚參也,何來非規繩乎?」說得讓慈明禪師答不出話,只好不去經行了。

  「汾陽晚參」的典故,源自慈明禪師的師父善昭禪師。禪師足不出戶三十年,道俗益重,不敢直呼其名,而以駐錫地「汾陽」代之。師曾因天候嚴寒而取消夜參,當晚有位相貌殊異的比丘,手持錫杖來到汾陽禪師面前,說:「會中有大士六人,為何不說法?」言畢即離去。日後承繼汾陽禪師之法脈者果然有六人,即石霜楚圓、法華全舉、芭蕉谷泉、天聖皓泰、瑯琊慧覺、大愚守芝,其中石霜楚圓下的弟子楊岐方會及黃龍慧南更將臨濟宗發揚光大。

  在叢林中,「小參」謂之家訓,即是師父開示,或提醒規矩及共住事項,或指導大眾修行的方向,能端正知見,啟悟心性,小參之法,意義在此。由此可見,只要對大眾修行有利益的事,方會禪師絕對堅持。

開悟因緣

  方會禪師雖然依止慈明禪師很久,任職也非常發心,可是始終未能開悟。每次向師父請法,慈明禪師總是說:「你庫房的事務繁多,先去處理再說吧!」又一次,把握了機會要請法,禪師又說:「監寺啊!你將來的兒孫遍滿天下,何必忙著問這麼多問題呢?」方會三番兩次請法都被師父辭絕,疑情愈來愈深。

  有一天下雨,慈明禪師外出,方會下定決心一定要問個水落石出,所以抄小徑,找著了師父,一把扭住慈明禪師的衣襟,說道:「這老漢今日須與我說,不說打你去。」慈明禪師答:「監寺知是般事便休。」話還沒說完,方會大悟,不顧地上泥濘,即拜了下去。又問:「狹路相逢時如何?」慈明禪師回答:「你且躲避,我要去那裡去。」東尋西找只這是,煩惱來任煩惱去,方會禪師在楚圓座下終於明悟心性。

  一日,慈明禪師問方會:「馬祖見讓師便悟去,且道迷在甚麼處?」方會禪師不假思索即答:「要悟即易,要迷即難。」方會禪師悟道不久,先回筠州九峰山,後被道俗迎往駐錫袁州楊岐山普通禪院,後住潭州雲蓋山海會寺,世稱楊岐方會禪師,世壽五十四。圓寂後門人建塔於雲蓋,為臨濟宗第八世。

  禪師以拈提先人古則,拂拳棒喝,勘辨公案為悟入之機。因其門庭繁茂,化益四方,蔚成一派,世稱「楊岐派」,與同門慧南之黃龍派同時並立。嗣法弟子有白雲守端、保寧仁勇、石霜守孫等人。

度化事蹟

  有一天,楊岐禪師忽然問守端:「受業師為誰?」守端答:「是茶陵郁和尚。」禪師又問:「我聽說他在橋上摔了一跤而開悟,並且當場作了一首偈子,甚為奇特,你還記得嗎?」守端立即背誦道:「我有明珠一顆,久被塵勞關鎖,今朝塵盡光生,照破山河萬朵。」楊岐禪師聽完笑了一笑,隨即起身離開。這一笑可讓守端禪師心中驚慌了起來:「是我記錯了嗎?還是什麼地方說得不對,不然師父為什要笑我?」守端禪師想了一個晚上,輾轉難眠。第二天一大清早,就跑到方丈室請法。這時正值歲暮,地方上請了戲班子來酬神,村裡人看得極為開心。楊岐禪師就問:「你看到戲班子沒有?」守端答:「看到了。」楊岐禪師又說:「你一點也比不上他們。」守端聽完心中更加驚駭,連忙問:「請師父指示。」楊岐禪師說:「他們愛人笑,你卻怕人笑。」守端禪師大悟。

  楊岐禪師另一位弟子保寧仁勇禪師開悟的因緣亦相當奇特。仁勇禪師本學天台,又參雪竇明覺禪師。後來,聽到楊岐方會禪師到雲蓋山弘法,便前往參方。才一入方丈室,楊岐禪師一語未發,仁勇禪師即頓明心印。楊岐禪師為一方化主,功夫可見一斑。

  有一天,任職比部(宋朝主管審計之職)的孫居士問楊岐禪師:「我因公事煩惱不已,不知如何解脫?望師點破。」楊岐禪師答:「弘願深廣,利濟群生。」孫公又問:「不知如何在公職中落實?」楊岐禪師以偈教示:「應現宰官身,廣弘悲願深。為人重指處,棒下血淋淋。」意思是:您應該像觀音菩薩現宰官身一樣,發願以公職身分利益大眾;如果要指出別人的錯誤時需特別小心,秉持慈悲與智慧、勿枉勿縱,因為受刑時棒下不留人啊!孫居士聽完後深有體悟。

治人如玉

  人問楊岐禪師:「欲免心中鬧,應須看古教,如何是古教?」師答:「乾坤月明,碧海波澄。」再問:「未審作麼生看?」師答:「腳跟下。」

  又一次,楊岐禪師示眾云:「身心清淨,諸境清淨;諸境清淨,身心清淨。還知楊岐老人落處麼?河裡失錢河裡摝。」

  禪宗向上一路千聖不傳,學者勞形如猿捉影,讀經看教、出坡作務,最後還是要歸於碧海波澄、乾坤月明的這念心,時時刻刻堅住正念、站穩腳跟。

  洪覺範禪師曾譽楊岐家風:「會乃如玉人之治璠璵,碔砆廢矣。故其子孫皆光明照人,克世其家。蓋碧落碑,無贗本也。」意思是:楊岐禪師教育弟子就像是善治玉石的工匠,能挑選真正的美玉,加以細細的琢磨,使其光彩照人,而所雕琢出來的美玉就好像「碧落碑」(註)一樣,是沒有偽本的。楊岐禪師善於教化,令弟子明悟本性,大徹心源。如師之法嗣白雲守端傳五祖法演、法演再傳昭覺克勤、克勤再傳虎丘紹隆、大慧宗杲等人,個個是法門龍象。宋代以後,臨濟宗的所有道場幾乎皆出自楊岐法系。

結語

  憨山大師示眾云:「楊岐之事慈明,二十餘年,行門親操,執事百千辛苦,未嘗憚勞,故得光明碩大,照耀今古。若嬾融之負米,黃梅之碓房,歷觀古人,無一不從辛苦中來。」這段話為楊岐禪師的行誼作了最佳註腳。回顧禪師的一生,從出家、任職監寺、擔任住持,乃至教育弟子,其為法忘身、盡命竭力的精神,始終如一,故能傳法芳遠,子孫遍滿天下。

  慈明禪師遷化後,楊岐禪師在慈明禪師法相前,提起坐具問:「大眾會麼?」接著指著法相說道:「我昔日行腳時,被這老和尚將一百二十斤擔子放在身上,如今且得天下太平。」再顧視大眾問:「會麼?」眾無語。師搥胸曰:「嗚呼哀哉!伏惟尚饗!」楊岐之於慈明是慈父孝子,之於佛法則為法王忠臣。後代學人聞此楊岐德風,亦生起無限的緬懷與景仰。

註:「碧落碑」是唐代篆刻罕見的精品,行筆精絕,書字奇古。此處是稱讚楊岐禪師鍛鍊弟子的神機妙化。

引用自:http://www.ctworld.org/monthly/128/k01.htm


方會  


楊岐方會
楊岐方會

  方會(992~1046,一說1049),是臨濟下八世,袁州宜春人,二十歲時,到筠州(今江西省高安縣)九峰山投師落發爲僧。每閱經聞法心融神會,又能痛自摺節依參老宿。參慈明楚圓,輔佐院務,得到啟發而大悟,辭歸九峰。後來道俗迎居楊岐,擧唱宗乘,名聞諸方。慶曆六年(1046)移住潭州雲蓋山海會寺。關於他的言行,有《楊岐方會和尚語錄》、《楊岐方會和尚後錄》各一卷。嗣法的弟子有十二人,以白雲守端、保寧仁勇爲上首。方會的根本思想,是臨濟的正宗。他曾說:“霧鎖長空,風生大野,百草樹木作大獅子吼,演說摩訶大般若,三世諸佛在爾諸人腳跟下轉大法輪,若也會得,功不浪施。”這與雲門的“函蓋乾坤”一切現成的主張頗有聲氣相通之處。所以《續傳燈錄》卷七本傳說他接化學人,提綱振領和雲門文偃很相類;又說他驗勘學者的機鋒類似南院慧颙,所以他兼具臨濟、雲門兩家的風格。當時稱他兼百丈懷海黄檗希運之長,雙得馬祖道一的大機、大用(見湘中苾芻文政〈潭州雲蓋山會和尚語錄序〉),但他渾無圭角,人因謂其宗風如龍。  

守端


  守端(1025~1072),衡陽(今湖南衡陽市)人,出家後往楊岐參方會,於言下有悟,隨侍多年。後游廬山,圓通居訥自以爲不及,薦擧他住持江州(今江西省九江市)承天寺。平生曆住法華、龍門、興化、海會(白雲山)等寺,所至禪眾雲集。關於他的言行,有《白雲守端禪師語錄》二卷、《白雲守端禪師廣錄》四卷。法嗣有五祖(山名,即黄梅山,在今湖北省黄梅縣西北)法演等十二人,於是和慧南黄龍派對峙,成楊岐一派。 

法演


  法演(?~1104),綿州(今四川綿陽縣)人,三十五歲時落發受具,往成都習《百法》、《唯識》兩論。既而到諸方參學,由浮山法遠的指點,往白雲山參守端,言下有省,遂作偈以明見地:“山前一片閑田地,叉手叮嚀向祖翁;幾度賣來還自買,爲憐松竹引清風。”爲守端所印可。起初他住在舒州(今安徽省潛山縣)四面山,後來回到白雲。張商英稱他:“應機接物,孤峭徑直,不犯刊削。”朱元說他:“隨機答問,因事擧颺,不假尖新,自然奇特。”有《法演禪師語錄》三卷行世。法嗣二十二人,其中佛果克勤、佛鑒慧勤、佛眼清遠三人,稱爲“三佛”。《大明高僧傳》卷五說三佛中隻有克勤得法演的真髓,其道風尤振。  

克勤


  克勤(1063~1135),彭州(今四川省彭縣)人,兒時日記千言,游妙寂寺見佛書有感,遂出家。從文照法師學通講說,又從敏行受學《楞嚴》。出蜀後,首謁玉泉皓,次依金鑾信、大溈哲、黄龍晦堂心、東林總,都很稱美他。晦堂說:“他日臨濟一派屬子矣。”最後謁演禪師於五祖山,盡領其奧旨。崇寧中(1102~1106)還鄉里,被請開法於六祖寺,改名昭覺寺。政和中(1111~1117)謝事出游,在荆南與張商英談《華嚴》要旨說:“華嚴現量境界,理事全真,初無假法,所以即一而萬,了萬爲一。……”張商英深爲信服,留住碧岩。複徙道林,又命住持建康蔣山,並補汴京天寧萬壽寺席。建炎間(1127~1130),又遷鎮江金山,高宗賜“圓悟”師號。後遷江西雲居,久之,還領昭覺。他着述宏富,而尤以原本《雪竇頌古》加“垂示”、“着語”、“評唱”而成的《碧岩集》最著名,對禪家發生很大的影響。


  克勤的法嗣有七十五人,其法流以徑山宗杲(大慧,1089~1163)、虎丘紹隆(1078~1136)二派爲最大。徑山一派更分爲靈隱、北澗二派,虎丘一派也分爲松源、破庵二派。雖然宗杲的法嗣有九十四人,紹隆的法嗣隻有一人,但宗杲下數傳即息,而紹隆的傳承則相傳不絕。


  楊岐和黄龍同時興起,後來黄龍的法脈斷絕,楊岐也恢複了臨濟舊稱,所以臨濟後期的歷史,也就是楊岐派的歷史。楊岐派禪法在宋元兩代傳入日本,創行别派,在日本鐮倉時代禪宗二十四派中,有二十派皆出於楊岐的法系。  


 

楊岐宗理


  楊岐派,是禪宗臨濟下面的一個支派,由於此派的開創者方會在袁州楊岐山(今江西省萍鄉縣)擧颺一家宗風,後世便稱其爲楊岐派。


  楊岐方會(992-1049),俗姓冷,袁州宜春(今屬江西)人。少機敏善談,及長,不喜從事著述。後爲他人掌管税務,失職當罰,潛逃至筠州(今江西高安)九峰山落發爲僧。赴潭州(今湖南長沙)參石霜楚圓,掌監院之事,得法後辭歸九峰山,又至楊岐山住持普通禪院,大振禪風,世稱“楊岐方會“。據《五燈會元》卷十九載,方會於楚圓門下時,自請爲監院,輔佐楚圓不厭勤苦。扣參雖久,未有省發。再次咨參,楚圓就說:“庫司事繁,且去。”或說 :“監寺異時兒孫遍天下在,何用忙爲?”有一天,楚圓外出,正值下雨,方會偵得小徑, 截住楚圓,並扭住說:“這老漢今日須與我說。不說打你去。”楚圓說:“監寺知是般事便休。”語未卒,師大悟,即拜於泥途。問曰:“狹路相逢時如何?”楚圓說:“你且躲避,我要去那里去。”方會回來,第二天具威儀,詣方丈禮謝。從方會的悟道便可看出,他身上禀有的臨濟氣質,機鋒動作齊施。


  楚圓遷興化,方會便辭歸九峰山,道俗請於袁州楊岐山出世。九峰長老勤公,是智門光祚之嗣,雪竇重顯的同門,他不太了解方會,便說:“會監寺亦能禪乎?”言語間透着不信任。 方會升座問答罷乃曰:“更有問話者麼?試出眾相見,楊岐今日性命在你諸人手里,一任横拖倒拽。爲什麼如此?大丈夫兒須是當眾決擇,莫背地里似水底按葫蘆相似,當眾勘驗看有麼? 若無,楊岐失利。”方會才下座,勤公把住說:“今日且喜得個同參。”方會說:“同參底事作麼生?”勤說:“楊岐牽犁,九峰拽耙。”方會說:“正當與麼時楊岐在前,九峰在前? ”勤擬議,方會托開說:“將謂同參,原來不是。” 這樣,方會初試牛刀,便鋒利無比,名聞四方。

楊岐普通寺
楊岐普通寺


  方會的禪學思想,是對臨濟思想的改造變通,既不失爲臨濟正宗,又别有新意。他主張義玄那樣的“立處即真”的自悟,他說:“立處即真,者里領會,當處發生,隨處解脱”(《楊岐方會和尚語錄》)。成佛總要自身體驗,如實領悟。佛法無處不在,不必尋覓。因爲“一切法皆是佛法,佛殿對三門,僧堂對廚庫。若也會得,擔取缽盂拄杖,一任横行天下。若也不會,更且面壁。”所以他堅持慧能禪法”直指人心,見性成佛”的宗旨,以此作爲指示禪者的依據。他說:“百千諸佛,天下老和尚出世,皆以直指人心,見性成佛。若向者里明得去,盡與百千諸佛同參,若向者里未能明得,楊岐未免惹帶口業。”真可謂一識本心,當下即是;迷失自心,對面不識。他主張“身心清淨,諸境清淨;諸境清淨,身心清淨。”因此他問眾:“還知楊岐老人落處麼”自答:“河里失錢河里捃。”這個“捃 ”字,便是捃回自性,還他個本來清淨。


  方會的禪法,亦是追隨義玄那種痛快淋漓、不容擬議的禪風特色。如:“上堂雲:一即一切 ,一切即一。拈起拄杖雲:吞卻山河大地也。過去諸佛,未來諸佛,天下老和尚,總在拄杖 頭上。遂以拄杖劃一劃雲:不消一喝。”這樣的開示確有氣吞山河的氣度和傲視天下的胸懷 。在上堂時,他自稱:


  楊岐一要,千聖同妙。布施大眾,果然失照。


  楊岐一言,隨方就圓。若也擬議,十萬八千。


  楊岐一語,呵佛叱祖。明眼人前,不得錯擧。


  楊岐一句,急着眼覷。長連床上,拈匙把箸。


  這都是要求禪僧勿要執着言語文字,死煞句下,而應直透心源,悟徹本心。方會重新強調這些思想,主要是針對當時流行的文字禪和公案禪。


  方會的禪學風格,是屬於臨濟體系,但在具體運用過程中,又吸收了雲門等派的特點。他上堂說法雲:


  “霧鎖長空,風生大野,百草樹木作大獅子吼,演說摩訶大般若,三世諸佛在爾諸人腳跟下轉大法輪。若也會得,功不浪施。”這一段話與雲門的“函蓋乾坤”、一切現成的主張頗有心氣相通之處。雲門禪就主張世間一切均爲真如佛性所派生,所以擧此在體,即可“函蓋乾坤”,君臨天下。《續傳燈錄》卷七就認爲方會“其提綱振領,大類雲門”。同時,他的接化學 人的方式又大颺臨濟宗風,所以又說方會“其勘驗鋒機又類南院”(即義玄二傳弟子慧颙 )。這樣在方會的禪法里,既堅持了臨濟正宗特色,又包容吸收了雲門宗的特點,兼具臨濟 、雲門兩家的風格。


  在接化學人的具體方式上,楊岐方會具有靈活自然、隨機施教的特點。如有人問:“雪路漫漫,如何化導?”他回答說:“霧鎖千山秀, 迤邐問行人。”這就是說,在接引參學弟子時, 應善於誘導,把握時機步步啟發。還有人問:“師唱誰家曲,宗風嗣阿誰?”方會回答說 :“有馬騎馬,無馬步行。”說明自己的禪法並無成規可拘,而是靈活運用,隨機把握。方會的禪法不象黄龍慧南那樣用“三關“之類的固定問話格式來接引學人,而是采用多變的機語來誘導學人。所以慧洪在《禪林僧寶傳》卷二十八中評論說:“楊岐天縱神悟,善入游戲三昧,喜勘驗衲子,有古尊宿之風。”正是由於方會繼承了臨濟的正宗禪法,又綜合了雲門等派的禪風特色,且兼得馬祖道一的大機、大用,所以文政和尚在爲方會語錄作序時評論說:“當時謂(懷)海得其(道一)大機,(希)運得其(道一)大用,兼而得者獨會師歟 !”加上他隨機靈活的教學方法,使其禪法渾無圭角,圓融會通,因此,佛教史家稱颺他的禪法“宗風如龍“。正是這種宗風,使楊岐派在激烈的派系競爭中取得優勢地位,其法系能長期流傳下來 。


  楊岐和黄龍同時興起,後來黄龍法脈斷絕,楊岐派恢複了臨濟宗的名稱。禪宗後期的歷史,幾乎成了臨濟宗的歷史,而臨濟宗後期的歷史,也就成了楊岐派的歷史。楊岐派禪法在宋元兩代傳入日本,創行别派,所謂“楊岐燈盞明千古”。在日本鐮倉時代禪宗二十四派中,有二十派皆出於楊岐法系。 


編輯本段楊岐禪宗文化的基本内涵


  禪宗六祖慧能認爲,一切眾生皆具佛性,這佛性就是人的自心、自性,隻因人不斷被外界的見聞覺知污染,於是迷失自性。因此,所謂解脱成佛,並不需要向外尋求,隻要體認到内在的自心自性即可。楊岐宗繼承和發展這一思想,主張心是萬法之本、宇宙萬法皆由心起。有僧問:“如何是佛?”方會說:“隻個心心心是佛,十方世界最靈物。”無論聰明、愚頑之人,皆可見性成佛,這種思想促進了楊岐禪宗思想向社會各階層傳播,成爲其千年生生不息的内在源泉。


  在方會的時代,禪林各大宗師,多以奇異的言行,顯示玄微,或用峻烈的手段,行施棒喝。而方會的表現卻平實無華:“楊岐無旨的,栽田博飯吃。說夢老瞿曇,何處覓蹤蹟?”(《古尊宿語錄》卷十九)方會法嗣仁勇稱:“有鹽有醋,粥足飯足,且恁過時。若是佛法,不曾夢見。”(《五燈會元》卷十九)生動地道出了楊岐禪平實無華的特點。


  方會禪師創立的楊岐宗,其基本思想秉承臨濟宗的“立處即真”的自悟,不拘泥於文字語言,強調禪的直觀修鍊。在接引參學新人上采取靈活自然的誘導方式。有人問方會:“雪路漫漫,如何化導?”禪師答道:“霧鎖千山秀,迤邐向行人。”就是說不必墨守成規,可視具體情況靈活運用。楊岐禪宗思想無不體現因時、因地、因人而異,勸學誘導決不“一刀切”;對人對己,平實柔和,沒有半點“盛氣凌人”;對事對人實事求是,虛懷坦盪。  


 

楊岐派祖庭——楊岐普通寺


  楊岐普通寺,始建於盛唐時期,迄今已有1200餘年的歷史,是中國佛教禪宗五家七宗臨濟宗下一大支派——楊岐宗的祖庭,坐落在楊岐山壽桃峰下,距縣城約10公里,占地面積7000平方米,建築面積3000平方米。


  楊岐普通寺原名廣利禪寺,始建於唐開元(公元713年),宋慶曆初(1041年)改爲普通寺,該寺位於萍鄉市上栗縣楊岐山,距市區23公里,這里群山環繞,溪澗瑩流,松柏蒼翠,修竹婀娜。地勢猶如天堂開放在大地上的青蓮花,其中一瓣仿佛一尊大肚彌勒,普通寺則軒於彌勒臍下,奇姿絕妙,無與倫比。楊岐山普通寺坐西北朝東南,占地面積7600多平方米,原建築面積2500多平方米,現存建築面積1200多平方米,寺内現有如來佛、觀音、關帝等大型塑像,還有護法韋陀、 十八羅漢、二十四諸天等木雕神像,小門、院落、大雄寶殿、觀音堂、住宅一應俱全。楊岐普通寺肅穆莊嚴,金碧輝煌,富有我國南方古刹的獨有風格。真可謂是殿宇崢嶸,雲煙繚繞,古塔巍 巍,古柏參天。


  楊岐普通寺作爲佛教楊岐宗的發祥地,在國内外具有重大影響,尤其在日本影響更大。據日本愛知大學教授、日本禪宗研究所副所長鈴木招雄(1987年7月)介紹,楊岐宗在日本影響很大,其信徒發展到100多萬人。


  在宋代,禪宗各派或明或暗宣示本法高於其他法門,楊岐則倡導眾法平等。有僧問:“師唱誰家曲,宗風嗣阿誰?”方會答:“有馬騎馬,無馬步行。”正因主張法不分高下,形成楊岐包容並蓄之勢,廣泛吸收其他宗派所長,除弊布新,獨樹一幟,所以能脱穎而出,形成獨榮獨昌的一宗。


  方會主張從我做起,從當下做起,從艱苦處做起。“山河大地,目前諸法,總在諸人腳跟下。”當處發生,隨處解脱。“腳跟下”在方會禪師的《語錄》中有多處呈現。所謂“腳跟下”直接道出:一是強調凡事要“從我做起”,發揮自我的一切優勢;二是必須“當下做起”,要發揮出力量與智慧,真幹實幹,決不要虛妄懈怠,更不要說千道萬、誇誇其談。方會以平民的風貌、平實的言教、平等的心地,平和清素地廣接善眾,完成了他的大機大用,留下一串踏實的腳印。楊岐禪宗思想的平民風格,使其傳播更加廣泛,滲透的層次更加深入。

引用自:http://www.zwbk.org/MyLemmaShow.aspx?zh=zh-tw&lid=207528


 


創作者介紹

法善可陳

陳常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