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家父】 陳潔民2016.10.5

看到陳玉峰老師的文章「過身」,讓我想到家父。

家父往生是在我碩士畢業典禮那一天。

我前一天去台南奇美醫院探望他,告訴他:「爸,我明天就要畢業典禮了,我已經拿到碩士了,可惜您不能來參加,您要多多保重,我會再來看您。」他勉強睜開眼睛用疲弱的眼神看了我一下,又閉上了眼,感覺元氣已經快用盡了。

我告訴家母,爸爸一定是沒有得到您的原諒,所以放不下、走不開。我拜託家母對家父說:「我原諒你,你就萬緣放下,安心走吧!」

當家母握住家父的手,說出我要求的話,我們都看到家父緊閉的眼睛,一長串的淚水從眼角流了下來,直流到面頰、下巴、脖子……。

然後,我們離開醫院。隔天,家母陪我參加完畢業典禮之後,晚上,我們接到電話,說爸爸往生了……

爸爸重病那些日子,曾有一段時間,家中只有我能陪他講話。小孩之中,只有我會買他最愛的白蘭地,幫他準備幾個小菜,讓他開心喝一小杯,解解悶。

他總說:妳是我這一生最大的驕傲。

傷痛太深,一個字都寫不出來的。這是家父過世十多年來,我第一次能夠寫他。……

 

創作者介紹

法善可陳

陳常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