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苦短,莫負今生/洪蘭


 


有學生問我,『如果魔鬼來跟我換青春,我願像浮士德一樣跟他換嗎?』我說當然不會,因為我在17歲時,除了念書什麼都不懂,未來是一片茫然:我不知道會考上哪一所大學,也不知我會念哪一系(當時是先填志願後考試,念什麼系全看分數落在哪裡),我也不知我會不會結婚,會不會有小孩,我甚至不知道我可以活到幾歲。我那時唯一能做的只是努力使自己跟得上別人的腳步,不要脫隊而已。


 


人的大腦對「不確定」(uncertainty)充滿了恐懼,我們在陌生環境中生活所花的能量是平常在熟悉環境中的2倍。


 


但是,現在半個世紀過去了,我心中已篤定,我知道我的人生是什麼了。換句話說,那個uncertainty已經透過歲月的流逝,變成certainty了,這個「已知」使我的心安定。我怎麼肯用任何東西去換這個安心呢?


 


但是假如能夠像電影「回到未來」那樣重新來過的話,我想我會過完全不同的日子,我不會再去背課本、也不會在乎考試成績,因為我現在已經知道在校成績是不重要的,第一名對出社會後是一點用處也沒有的。


 


我民國54年北一女畢業時,我的歷 史 老師說:「有10個年代,你們這輩子不准給我忘記,10661215 14531588……」我畢業至今46年了,我沒有忘記,但是我很想請問這位老師(假如她還在的話),我背這些要幹什麼?我真的一次也沒用到,卻浪費了 我大好的青春與腦力去記這些隨手可查到的資訊。


 


我要做的第二件事是花時間去交朋友,而不會留在教室中準備下一堂的考試,因為出社會以後,老闆在乎的是你服務的熱情與敬業的態度,不會管你是哪一所大學畢業的、考第幾名。也就是說,真正決定你成敗的是你的能力,不是你的學歷。為什麼朋友重要呢?因為朋友是除了父母以外,影響我們最大的人。我相信你一定聽過這句話:「現在的你和5年後的你,差別在你跟誰在一起以及你所讀的書。」


 


交的朋友和讀的書決定你是什麼樣的人,朋友的作用太大了,「蓬生麻中,不扶自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不是老生常談,它是至理名言。孟母如果不搬家,孟子可能是屠夫,不會在歷史上留名。


 


寫《金銀島》的史帝文生說:「朋友是你給你自己最好的禮物。」一個人若有個知心的好友,他不會去自殺,若有三個好友,他會過的很快樂。人生的路很長,你一定要有知心的朋友跟你分憂解悶,不然張潮不會在《幽夢影》中說:「人生若有一知已,就可以無恨。」


 


如果我能再來過,我會去做志工,因為志工幫助我瞭解我自己是誰。哲學家說:『人不知道他自己是誰,直到他發覺自己可以做什麼事。』


 


我們從對人的服務中發現自己的長處,從長處中建立自己的信心。在我17歲時,台灣很少志工,我是到了美國留學才發現志工這個名詞,千萬不要以為志工是大傻瓜,放著冷氣不吹,去外面忍受刮風下雨曬太陽,我在做志工時所學得的經驗造就了我的後半生。


 


最後,如果我能重新來過,我會盡量找時間和我的爸媽在一起,哪怕聽他們嘮叨都沒有關係。年輕時總覺得父母會一輩子跟著我們,從來不覺得在他們庇蔭下有什麼了不起,人總是要等到失去了才會珍惜。


 


既然我現在可以給你們忠告,我就要說盡量把握跟父母在一起的每一分鐘,因為生命是很脆弱的,人生是無常的,『樹欲靜而風不止』的悲痛,是現在我最希望我在17歲時就知道的事。

創作者介紹

法善可陳

陳常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