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15日)

修行的試金石

叢林裡對於禪堂有個比喻,叫選佛場。怎麼叫選佛場呢?就是要在這個地方選出佛來,從一堆修行人中選出開悟的、覺悟的人來。我們知道,選舉通常有候選人,而選佛場裡每一個打坐的人都是候選人。投票的是誰呢?投票的是所有與會的人。世間的選舉,你要當選,通常都是半數以上的人通過,選佛則不然。首先說選佛參與投票的眾生吧,那是盡法界的眾生,無邊無際。通過的方式,也不是半數以上就算通過了,而是要全票當選,要所有眾生都投你的票才當選。只要有一個眾生反對,你就當選不了;或者說,這個眾生在你生命中出現的緣,和你成佛、覺悟這件事是逆緣,那你就成不了,所以我稱為全票當選。在世間的選舉中你可以心存僥幸,因為反對我、我得罪的人只要不超過一半,討厭我、和我結了惡緣的人只要不超過一半,我就可以當選。但是在修行成佛這件事上,絕沒有僥幸的可能。任何一個眾生,如果他反對你成佛的話,你就要面對這個反對的因緣,面對和你覺悟相逆的因緣;而且你要把這個因緣轉化為覺悟的因緣。通俗地說,你得把這個眾生擺平。這個擺平,不是去擺他,而是擺你自己。你得讓他感動,讓他也同意、幫助你覺悟。本來是障礙你的,現在要轉逆緣成為順緣。這就是選佛場的意思。

我們的生命中,可能還是有很多眾生、有很多緣並不是投我們覺悟的贊成票的,我們要面對這些緣。這些緣的出現,也是修行的結果。什麼意思呢?如果你不去當這個成佛的候選人,反對你的人也就不會跳出來,你甚至也不知道。但你成為候選人,你要覺悟成佛,要度一切眾生,那些逆緣也就出現了——你既然要度盡一切眾生,成為度盡一切眾生的佛,那你先來度我。我是用世間的事情做比喻,說得很通俗。但是我相信,我講的確實是修行的真理,修行的真理就是如此。因為我們在修行之初,發的願就是“眾生無邊誓願度”,要發菩提心。

在我們的修行中,你千萬不要把打坐、開悟、修行,當成一個可以投機取巧的事,當成一個急於求成的事。如果你這樣去對待修行,這就錯了。修行不僅僅是你自身的轉變,它也會帶來你整個的人際環境、你和外面世界關系的轉變。你和外面世界關系的轉變,一定不是一個單獨的元素。在禪修中,你會經常體驗到修行的進進退退。有時候你會覺得非常之順利,進展非常之快;有時候卻會突然冒出一個逆緣,冒出一個障礙的緣,讓你生心動念,一下退了很遠,可能是進了五步退了十步。

我要用第二個比喻描述精進禪修的人。一定是禪修精進的人,才會出現我下面講的,忽忽悠悠混時間的人可能體驗不到。比如打井,我們覺得打井是個很簡單的事,我們准備了鍬,找到了一個地方,開始挖土,往下挖,我們覺得這很容易,一個半天就干完了。而挖了一段時間以後,發現再挖就很難了,為什麼?手磨出泡,再抓鍬很痛。你才發現忘記帶一樣東西,什麼東西呢?手套,你要戴手套才不會磨出泡來。於是你再去找手套,回來繼續挖,挖了一會兒要吃飯了。沒想到半天沒干完,你還得解決吃飯的問題。吃完飯,接著往下挖,遇到一塊石頭,用鍬對付石頭是不行的,還要有別的工具才能把這塊石頭刨出來。所以,你又發現你帶的工具少了一樣——鎬,於是你又去找鎬。總而言之,你在不斷向下進展的過程中,不斷發現你的准備工作有很多漏洞。當你把井真正地挖下去,挖得很深了,水也出來了,你要把井壁用磚頭砌上,因為你要把它當井用,要讓它穩固。你發現挖得很深的時候,井還會塌方,一旦塌方,土把你原來挖的都蓋上了,前功盡棄,所以要想辦法解決塌方的問題,讓井壁堅固。

我們的修行也是一樣。有一段時間,你覺得進展很順利,等到你靜坐深入的時候,你發現心中很煩悶。深入地觀察,可能會發現,以前持戒不精嚴,還要修懺悔法門。於是,你又要去准備,這屬於修行的基礎。等這個問題解決,你要進一步修行,又發現家裡面吃飯有問題,孩子要上學,老婆又生病……為了生計,你忙個不停,根本就沒時間靜坐。你在禪修中的那麼一點體會,經過這麼一折騰,全部變成煩惱。那時你會發現,你比一般人還不如,更別說修行人了。於是你去問師父,師父說,你以前修清淨的福報太少了,順乎於修行的福太少了,所以生計問題會干擾你的修行。師父教你持戒,教你無住相布施,廣結善緣,修清淨的福。好了,這一輪問題解決了。於是,你進一步修行,又有障礙了,家裡人反對,結的緣不好——你老婆反對你靜坐,要跟你鬧離婚。你說離了吧,把他們扔下一個人跑也不現實。這是講的在家人的例子。

出家人亦復如是。在禪修中,你深入靜坐,會發現你缺乏一些功德:缺乏戒的功德,缺乏定的功德,缺乏精進的功德,缺乏念力的功德,缺乏聞思的功德……你對教理不懂,不懂修行的路線圖!剛開始還行,修到深的地方,茫然了,往哪走呀?左走,右走,往前走?不知道。於是,你說不能光顧著打坐,我得研究一下教理,讓人給我講講唯識,講講禪修的次第,回頭去補這些課。這個過程,應該是很多人修行的狀態。可能只有少數人才會無委曲相,沒有彎彎曲曲、三反四復的狀態,一超直入,直線前進;而多數人可能都是進進退退,不斷地修正自己。

在修證的過程中,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正見——正確的見解,什麼呢?以打井來說,當你遇到硬石頭的時候,你怨誰呢?怨這個地不好?怨石頭?怨天尤人、罵天罵地有用嗎?沒用,它還在那兒,可能你越罵還越多呢。你只能怨自己沒有帶好工具。所以在修行的過程中,當你修行的逆緣出現時,你的正確見解應該是這句話:永遠都是我錯。凡我修行中出現的一切境界,我覺得它障礙我,那一定是我錯,不會是他錯。

一個修行人,只有到了這個地步,只有從內心深處接受了我說的這句話——永遠都是我錯,才可以說他在修行。如果沒有從內心深處接受這句話,他一定會從環境上去找原因,在別人身上找原因,一定會有怨恨、有抱怨。而如果永遠都是我錯的話,出現在你面前的一切緣,都是增上緣。“增上”是讓你進步的意思。順緣是增上緣,逆緣也是增上緣,讓你知道你的准備工作還有欠缺,還要去准備新的工具,還要去拓展你的功德。

如果不是永遠都是我錯的話,我們的心就掉在哪裡了呢?掉在是非分別中。我告訴你們,只要是是非,就是世間,就是輪回。是非,當然是一個代表,還有有無、來去、你我、美醜……這在哲學上叫二元對立。只要有二元對立,你就在輪回中;你在世間的輪回中,你就在二元對立中。你可能會說,究竟誰是誰非呀,有的事明明是他錯我對嘛。這明明,有時不是明明;這個明明,有時是暗暗啊!沒有絕對的錯,沒有絕對的對。你把自己迷失在二元對立、迷失在是非中,你就在世間法中打轉,你的修行還沒開始——注意,你的修行還沒有開始。你最多只能修成一個像中國文化裡講的賞善罰惡、充滿正義感的神明,鬼神!你到不了覺悟,到不了佛菩薩的平等心、慈悲心,包容一切的心,超越二元對立的寂靜,你到不了。所以,你能不能接受:當你遇到任何問題的時候,“永遠都是我錯”。你能不能接受這一條,就成為檢驗你有沒有真正開始修行的一個試金石。

前面我講了,選佛要全票通過才能當選,有任何一個人反對,你都要承認是我錯,確實,這個眾生我沒有跟他把緣結好。你以這種心態去面對,那時逆緣出現,恰恰是你進步的表現。前面我講了,你不當這個候選人就沒有這個事,就是因為你當這個候選人,反對的人跳出來了,所以我說是一個進步。在你打坐中,出現這這那那的插曲是一種進步。你只要以“永遠是我錯”的心態去面對,這些逆緣都能變成增上緣。

只要你還有世間人的心,有世間人吵架的心、要辯論的心、要爭個是非對錯的心、要伸張正義的心、要討一個公道的心……你只要還有這些心的話,你在禪堂裡坐著就是浪費時間。你應該到法庭上去,到紅塵裡去,跟人家鬥爭去,這就是個鬥爭的相,它是二元對立,二元對立就是鬥爭,鬥爭永遠是糾纏。這糾纏,今生今世搞不清楚;來生來世,因為這個搞不清楚的力量,還讓你的生命繼續搞,無窮無盡地輪回下去——到底也搞不清楚,苦海無邊。你要想從永遠也搞不清楚的糾纏中跳出來,就要回到我剛才講的那句話:“永遠是我錯。”你們可以用這句話來檢驗一下,在修行中,我們面對各種境界的時候,生心動念是不是這樣。


[據2010年1月15日、16日在柏林禪寺第十八屆冬季禪七法會上的開示]
創作者介紹

法善可陳

陳常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