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凡‧伊列區之死】說些什麼?--------俄國大文豪托爾斯泰的名著

 

【伊凡伊列區之死】------俄國大文豪托爾斯泰(Leo Tolstoy


俄國大文豪托爾斯泰(Leo Tolstoy)寫的小說《伊凡伊列區之死》裏的情節:


故事主角伊凡.伊列區直到「死前」,都可以算做「非常成功」,至少是那種他「自以為是」的成功。他做到令人欽羨的高等法院檢察長,有一個人人羨慕的漂亮太太,交往的都是聖彼得堡的上流階級和貴族。他聰明伶俐,善於討好長官,立志要在官場裏出人頭地。出身貧苦的他,平步青雲、財富迅速累積、好不威風得意。然而,這個「成功」的故事卻急轉而下,某次他為了掛窗帘,竟從梯子上跌下,從此臥病不起。臥病後,他才發現,正如他以往從沒有關心過別人一樣,身邊竟然沒有一個人真正關心他。醫師毫不在乎他的疼痛與憂慮,不把他當做一個有感覺、思想的人,只是機械化地以專業角度處理他的身體。這就像他在法院的一貫風格,只想從專業角度把所有案件冷漠而優雅地處理掉,冷漠到近乎無情與殘酷。同事知道他遭難後只想打探他遺下的空缺會讓誰升任,像禿鷹一般貪婪地等待著從他的不幸中得到好處。而以前的他也是一隻一模一樣的禿鷹。不甘於平凡的他,一生都在追求財富、名利以及與眾不同。但直到將死才發現,他從沒有得到過一件與人不同的東西他從沒留下會讓人銘記在心的功勳,他一生的官運亨通、功成名就,都只不過是「庸俗至極」的集合。他很想從頭來過。但上天已不再給他第二次機會。大家會不會擔心自己成為第二個、第三個伊凡伊列區呢? 當面臨到了和伊凡伊列區同樣的最後人生,我們是否能泰然地告訴自己,我對自己的人生無愧? 我曾運用我所擁有的力量,造福過自己所處的社會、關心過這塊土地上的人民、體諒過世界各個角落受苦受難的無助靈魂?



【後續】紅十字會之父,亨利杜南(Henry Dunant)先生


謹再以此文介紹的紅十字會之父,亨利杜南(Henry Dunant)先生作例子,與前文伊凡伊列區的故事做比較,那就是紅十字之父,亨利杜南(Henry Dunant)先生,這位瑞士銀行家,當他路經蘇法利諾戰場,看到路上哀嚎垂死的士兵,他選擇留下來救傷援苦,這還不夠,他覺得自己一個人能力薄弱,遂開始奔走四方,呼籲成立中立的救援組織,而為了獻身於這樣的大愛,他的銀行事業從此一蹶不振,從此落魄潦倒。可是,也因為他的努力卻使得至今傳承逾百年、濟扶無數苦難靈魂的紅十字會,就此誕生。亨利杜南剛好和伊凡伊列區形成一個強烈的對比,當面臨到人生的盡頭時,表面上功成名就的伊凡伊列區,實際上一無所有;表面上一無所有的亨利杜南,他的身影卻永永遠遠地留在世人的心中。每一個人都可以是伊凡伊列區,也可以是亨利杜南。我們選擇當誰呢? 要選擇什麼樣的人生觀,我們的人生才可以無悔呢? 我很希望各位朋友能認真思考這個問題。


【摘自紅十字會總會長陳長文博士的文章-----給畢業生的一封信】


創作者介紹

法善可陳

陳常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