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剛經的持經功德和感應


前言:『金剛經』的感應和靈異,張少齊居士和許添誠居士的編著裡,有很多記載。因網路編輻所限,特選三則供参。


 


一、 謝經一卷 


  


有朋法師,他的號叫牧菴,是南宋時的金華人。性能強記,而又好學不倦。跟車溪卿法師學止觀,日夜精勤,不久,盡得其道。後來在南湖一帶大弘其化,為緇素欽崇。


 


有一天,他在仙潭主講止觀,適天衣持法師走仙潭經過。見有人講法,他就跑進去聽講。有朋法師不但辯才無礙,而且見解獨到,說理精微。天衣法師竦然歎說:「這樣好法,我還是第一次聽到哩!」他讚歎以後,便在座前作禮三拜而去。


 


天衣持法師是當時德望最高的一個人,他在佛教的地位,等於近代的太虛和虛雲二大師差不多。所以在佛教裡的講經法師假如能得他的讚美,一定是身價十倍。


 


有朋法師雖然是初出宏法,但經天衣法師的印證,那不用說,以後一定會法緣如意了。


 


南湖有一個姓薛的少婦,因病暴斃,大概是她的靈魂沒有得到超度吧,一到夜晚她就出現,作出種種怪異,令家人不能安寢。好在她的翁姑都是奉佛有素的人,明白兒媳弄鬼的原因。於是不惜重金一方面替她設千僧大齋,誦金剛般若波羅密經,一方面請有朋法師演說金剛經大意。


 


在齋僧和唸講的法力冥資之下,她得度了。


 


她假借家人的嘴巴說:「謝翁姑一卷經,今乃解脫矣。」


 


她的翁姑對兒媳的解脫,自然喜不自勝,但對她所說的一卷經,頗為不解。


 


「我請了一千個大和尚同時誦經,不就等於誦了一千卷嗎?妳怎麼只說一卷經?」


 


她說:「我所說的一卷經,那是朋法師所誦的喲!其餘的那些大和尚雖然和朋法師所唸同是一卷金剛經,但三業未能相應,說得明白一點,就是「誠」字的工夫做得還不夠,效果也就大大地打了折扣了。所以唸經的人必須做到身口意三業清淨,三業既淨,這時也就無我人眾生壽者的四相了。這樣的唸經,它的績效,自然既速且大了。」


 


從這一故事看來,我們學佛的人,不論做什麼功課,第一個條件,必須做到身口意完全清淨。假如身體上某一部份不乾淨,或者嘴裡唸經,心卻在那兒南京到北京的亂打妄想,你說這樣的經會能收到如何效果?是不難想像的。


 


那末三業要怎樣個清淨法呢?


 


第一、首先要漱口、淨手,然後靜坐片刻,滌除妄念,淨其心想。


 


第二、要身端正坐,凝視經本,朗朗而讀,句句分明。這樣自有事半工倍之效,讀經的人不可不切實注意。


 


 


 


二、 觀音示現的靈異事蹟


 


宋朝范文正公仲淹,他的母親去世後二十一天,夢見亡母哭著對他說:「我因為在陽間造惡業,被泰山府君羈押,日夜受苦難言。你素來非常孝順,希望你誦念功德經,超拔救度我的罪業,萬勿遲疑,要不然我會永遠墮入地獄,受苦無量。」


 


亡母離去不久又回來囑附說:「功德經就是金剛經。」仲淹驚哭而醒,於是沐浴齋戒,親自前往玄墓禪林,延請僧眾誦經七天。


 


到了第六天晚上,又夢見亡母來向他說:「因為你至誠禮懺,感動了觀世音菩薩,特別示現下凡,持誦了半卷,我不但消除宿世的罪業,並且得以生天,這都是佛力所賜。明天早上,你進入經堂詢問,就可以知道了。」


 


仲淹等到超荐法事完畢後,厚禮酬謝眾僧,並且詢問第六天有持經半卷的是那一位?


 


大眾驚訝的表示:「都是照數誦經,那有只持半卷的道理?」


 


旁邊有一位和尚從容的告訴他說:「昨天大眾誦經,我倚立默看到第十六分,忽然大人您來拈香,我便返回廚房,現在承您問起,才敢據實稟報。」


 


仲淹聽完後,馬上叩頭下拜,那位和尚連忙說:「莫!莫!」忽然騰空不見。寺中的僧眾及在家居士都讚歎瞻仰,敬佩不已!仲淹於是創建「莫莫禪堂」,以誌靈異。


 


 


三、當知此處,即為是塔


 


明朝弘治年間,嘉興府真如寶塔傾圯,大家商議良久,都認為應該重新修建。當時,有一位頭陀僧,名叫懷林,拖著三丈長的鐵鏈到處去募化,歷經二十餘年才完工,迅即長眠於塔中,至今尚有肖像祭祀他。


 


頭陀僧起初在蘇州承天寺出家,平日飲酒吃葷,蔑視戒律,不守佛門清規。


 


有一天,正值夏季,頭陀在室外乘涼,忽然走來兩位冥卒,鎖住他的頸部,頭陀看到冥卒手上持有牒令,上面寫了十多人的名字,他的名字赫然也在其中。


 


頭陀向兩位冥卒賄賂,答應給他們若干楮錠,希望稍緩七天,等其餘的人都追齊之後,再一道前往冥府,兩位冥卒點頭答應。


 


次日清晨,頭陀將昨夜遇到冥卒的事,告訴所有的徒眾,並往市場買楮錠焚燒,將後事交代妥善。


 


有一位徒眾說:「真如寺某位禪師的道行頗高,他住的地方,離此僅有一天的水路,何不前往求救?」


 


頭陀心想:「與其在寺中等死,不如前往一試,說不定還有一線生機。」就立刻束裝前往。


 


到了真如寺,頭陀一見到禪師,便傷心地痛哭流涕,向禪師稟告上情,懇求施救。


 


禪師說:「這裏的佛塔即將頹毀,你如果肯真誠發心,願去募化款項來修建,我就教授你方法,保證冥卒無法捉你。」


 


頭陀聞言又驚又喜,就在佛前至誠頂禮立誓說:「果真能夠不死的話,我願意去募化款項,來修建即將頹毀的佛塔。」


 


誓畢,禪師將手上的念珠交給頭陀,說:「你在這七天中,不要睡覺,就在我的房間裏,一心專誦金剛經,經中『當知此處,即為是塔』這兩句話,細心體會,就足夠自救了。」頭陀遵照禪師的指示,足不出戶,一心讀誦。


 


經過七天,兩位冥卒踉踉蹌蹌地來到禪師住的地方,向禪師說:「有位注定要死的頭陀僧逃來此地,請求您指示方便。」


 


禪師說:「他在房中,任你們去捉吧!」


 


冥卒剛踏進房間,即驚惶失措的退出來說:「房間裏只看見一座寶塔,放出奪目的光芒,使我們的眼睛無法睜開。」


 


 禪師這時才告訴冥卒說:「他持誦最上乘法,又發勇猛的大願,雖是天龍鬼神,也對他無可奈何。你們暫且回去稟覆冥君,就說懷林僧由某禪師暫留修塔,功德幽冥均沾,你們不會有罪的。」冥卒不得已,只好回去將上情回覆冥君。


 


頭陀僧經此大難不死,不敢再蹉跎歲月,遂製造鐵鏈鎖住自己,不論寒冬炎夏,跪在人車輻輳的道路上,向善男信女化緣,如此竟在有生餘年,完成修塔的大功德。


 


世界上頑狠造業的人頗多,但是也有見賢思齊、想要行善增福的人。若一味地因循苟且,今天等待明天,今年等待明年,白白浪費大好光陰,悠悠忽忽,到老無所成就,直至壽算已盡,一口氣不來,奄奄一息之時才懊悔,「萬般帶不去,唯有業隨身」,就已經太遲了!


 


懷林僧在短短七天的期限中,能跳出人鬼關頭,其原因何在?只因為一心怕死、追求再生的念頭甚為急迫,所以才能專勤誦經不輟,經云:「在在處處,若有此經,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所應供養,當知此處,即為是塔,皆應恭敬,作禮圍繞,以諸華香而散其處。」懷林誦經,現出光明寶塔,別說冥使對他無可奈何,即使是閻摩王親至,也要肅容頂禮。


 


天下間,善果圓熟,不在歲月多寡,只要發願勇猛,向前做去,毫不遲疑顧慮,隨其一念一事,自能感格佛天,這是古今無數人的經驗,絲毫不爽。


以上轉錄自〝般若文海〞〉

創作者介紹

法善可陳

陳常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