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殊菩薩一日令善財採藥,曰:「是藥者採將來。」善財遍觀大地,無不是藥。 卻來白曰:「無有不是藥者。」殊曰:「是藥者採將來。」善財遂於地上拈一莖草, 度與文殊。文殊接得,呈起示眾曰:「此藥亦能殺人,亦能活人。」文殊問菴提遮女 曰:「生以何為義?」女曰:「生以不生生為生義。」殊曰:「如何是生以不生生為 生義?」女曰:「若能明知,地水火風四緣未嘗自得,有所和合而能隨其所宜,是為 生義。」殊曰:「死以何為義?」女曰:「死以不死死為死義。」殊曰:「如何是死 以不死死為死義?」女曰:「若能明知,地水火風四緣未嘗自得,有所離散而能隨其 所宜,是為死義。」菴提遮女問文殊曰:「明知生是不生之理,為甚麼卻被生死之所流轉?」殊曰:「其力未充。」


 


摘自《五燈會元》卷二「文殊菩薩」:http://www.suttaworld.org/ancient_t/wdhy/5-02.htm

創作者介紹

法善可陳

陳常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