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8《公案一〇〇》p. 0195




馬祖看水/聖嚴法師開示



麻谷寶徹隨侍馬祖道一,問說:「如何是大涅槃?」馬祖答:「急。」麻谷問:「急個什麼?」馬祖說:「看水。」



此時的馬祖和麻谷,師徒二人應該是在溪邊或河邊散步,麻谷正思考著生死與涅槃的大問題。一般修行人的目的,就是為了解決生死問題,生死如果未了,一定要非常努力,好好修行,否則不得解脫,不能休息。所以當麻谷問馬祖大涅槃是什麼?馬祖回了一個「急」字,意思是要趕緊進入大涅槃去。



涅槃是不生不滅的寂滅解脫,它與生死相對。生死的意義可大可小,小至妄念的一起一落等於一個生死;範圍再大一點,每一輩子的出生到死亡,叫做生死;更高的層次是大死之後方能大活,那是死去煩惱無明,活出救人濟世的菩薩心行。從禪的意境而言,所謂大活,是大自在、大解脫、大智慧、大慈悲、大宏願,不再有煩惱、不再受困擾;能夠如此的大活,必定也能大死,徹頭徹尾,死了妄想分別、罪惡煩惱,而且死了之後不會再活,從此以後不再遭受生死的折磨。這就是大涅槃的意思。


 


馬祖所答的「急」字,是說出一般修行人的心境,自知生死未了,所以要急;但是真要得大涅槃,反而不能心急,只要平心用功,安心生活,水到自然渠成。




凡夫和聖人之間並沒有距離,用不著急於趕路,但能步步踏實地跨出每一步,步步都是走的大涅槃路;生死和涅槃之間,不要說有一線之隔,即連半線之隔也沒有。已證大涅槃的人,看生死和涅槃是同一件事,他已超越了生死的界線和涅槃的界線。




因此當麻谷問起「急個什麼」時,馬祖竟然顧左右而言他,索性叫他「看水」,意思是說,討論這些有關生死涅槃,急與不急的問題,都是浪費了生命,目前正在溪邊,看水是最真切的事,如果你還要追問:「如何是大涅槃?」急個什麼?你就看水吧!因為悟後的人看任何東西、體驗任何現象,都是悟境本身啊!


 


引用自:http://ddc.shengyen.org/pc.htm


 


附:原公案


麻谷寶徹禪師》


蒲州麻谷山寶徹禪師,侍馬祖行次,問:「如何是大涅槃?」祖曰:「急。」師
曰:「急箇甚麼?」祖曰:「看水。」師使扇次,僧問:「風性常住,無處不周,和 尚為甚麼却搖扇?」師曰:「你秖知風性常住,且不知無處不周。」曰:「作麼生是
無處不周底道理?」師却搖扇。僧作禮。師曰:「無用處師僧,著得一千箇,有甚麼 益?」問僧:「甚處來?」僧不審。師又問:「甚處來?」僧珍重!師下牀擒住曰:
「這箇師僧!問著便作佛法祇對。」曰:「大似無眼師。」放手曰:「放汝命,通汝 氣。」僧作禮,師欲扭住,僧拂袖便行。師曰:「休將三歲竹,擬比萬年松。」
師同南泉二三人去謁徑山,路逢一婆。乃問:「徑山路向甚處去?」婆曰:「驀 直去。」師曰:「前頭水深過得否?」婆曰:「不濕腳。」師又問:「上岸稻得與麼
好,下岸稻得與麼怯。」婆曰:「總被螃蟹喫却也。」師曰:「禾好香。」婆曰:「 沒氣息。」師又問:「恿師曰:「禾好香。」婆曰:「沒氣息。」師又問:「婆住在
甚處?」婆曰:「祇在這裡。」三人至店,婆煎茶一缾,攜盞三隻至,謂曰:「和尚 有神通者即喫茶。」三人相顧間,婆曰:「看老朽自逞神通去也。」於是拈盞傾茶便
行。僧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默然。僧又問石霜:「此意如何?」霜曰:「主 人擎拳帶累,闍黎拖泥涉水。」


摘自《五燈會元》卷三:http://www.suttaworld.org/ancient_t/wdhy/5-03.htm

創作者介紹

法善可陳

陳常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