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聖亦不識  


 


藥山惟儼禪師 琒州韓氏子。年十七出家,納戒衡嶽。博通經論,嚴持戒律。一日歎曰:大丈夫、當離法自淨。誰能屑屑事,細行於布巾耶!


首造石頭之室,便問三乘十二分教,某甲粗知。嘗聞南方直指人心,見性成佛,實未明了。伏望和尚慈悲指示。


石頭曰:恁麽也不得,不恁麽也不得,恁麽不恁麽總不得。子作麽生!


師罔措。


石頭曰:子因緣不在此。且往馬大師處去。


師禀命恭禮馬祖。仍伸前問。


馬祖曰:我有時教伊揚眉瞬目,有時不教伊揚眉瞬目。有時揚眉瞬目者是,有時揚眉瞬目者不是。子作麽生!


師於言下契悟。便禮拜。


馬祖曰:你見甚麽道理,便禮拜。


惟儼曰:某甲在石頭處,如蚊子上鐵牛。


馬祖曰:汝既如是,善自護持。


一日曰:子近日見處作麼生。


師曰皮膚脫落盡惟有一真實。


祖曰子之所得可謂協於心體布於四肢。既然如是將三條篾束取肚皮隨處住山去。


師曰。某甲又是何人敢言住山。


祖曰不然未有常行而不住未有常住而不行。欲益無所益欲為無所為。宜作舟航無久住此。


師乃辭祖返石頭。一日在石上坐次。


石頭問曰汝在這裏作麼。


一物不為。


頭曰恁麼即閒坐也。


若閒坐即為也。


頭曰汝道不為不為個甚麼。


千聖亦不識。


頭以偈讚曰從來共住不知名任運相將祇麼行。自古上賢猶不識造次凡流豈可明。


 


千聖亦不識。不識個甚麽?


 


初參學者茫然不知所措,要有所識者,花草樹木,山河大地,皆可以識識之。而這個不識是無形無相,不生不滅,不可以名名之,不可以相相之。


 


又盡虛空徧法界,情與無情,無處不在。取之不得,捨之不去,故曰不識。


 


祖師大德有句相似,〝情與無情同圓種智〞。是我們的心無情山河大地,花草樹木,瓦礫土石


 


我們修行辦道,參禪念佛,觀心入定,以及修種種方便法門,最後見性成佛,修的就是這本具的種智。通達一切法的智慧,一切種智我們的覺性、我們的般若智慧。


 


佛性是空性,宇宙萬法一切器世間也是空性宇宙萬的空性,經參禪證悟之後,證實一切法性平等,萬法空的真理。就不難明白這〝不識〞是個甚麽。


 


有一則公案可供參考,〝生公說法,頑石點頭。竺道生行脚到了蘇州虎丘山,在山麓對一排巨石講經說法,說得十分精妙,那些頑石都紛紛領悟而點頭。


 


什麽是法性平等,又什麽是〝千聖亦不識〞參!


 


智圓頌曰:日常平坐與閑行,嶺上無心亦無雲。境照俱忘人不識,月到三更鏡更明。


 


引用自:釋智圓法師

創作者介紹

法善可陳

陳常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