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龍派初祖──黃龍慧南禪師



文/見茵法師 圖/見育法師


出家參學

  黃龍派初祖──黃龍慧南大師,是宋代信州玉山(江西)人氏,俗姓章,從小個性就很沉靜,如同大人一般,從不沾葷食,也不與一般孩童一樣喜歡玩鬧嬉戲。十一歲時跟隨懷玉定水院智鑾法師出家。曾在與智鑾禪師出外化緣的路途中,經過村莊的廟會,因見村人殺生祭祀,慈悲心起,而私下搗毀祠廟裡的供品並放走將被宰殺的牛。十九歲時受具足戒,並於二十三歲開始遊學參方。

  大師曾經參廬山歸宗寺自寶禪師(雲門派),在其門下住了半年多。自寶禪師在堂上說法時,慧南禪師身斜靠著牆,自寶禪師多看了他幾眼,從此慧南禪師對自己行住坐臥的細行都很注意,坐必結跏趺,行必直視前方,深具大將之風。後來禪師又到棲賢寺參澄諟禪師(法眼宗),澄諟禪師在日常生活中的一切行為舉止都不違法度,把禪的最高原則融會在日常生活的點點滴滴。慧南禪師在這裡參學三年後,又再參三角山懷澄禪師,並隨懷澄禪師移居到泐潭,且受到懷澄禪師分座說法的禮遇。

  在這裡,他遇到了南昌文悅禪師,文悅禪師認為慧南禪師將來一定可以成為佛門的龍象,於是利用機會提點他,要他去參臨濟宗的第六代正宗傳人石霜楚圓禪師(又稱慈明禪師),於佛法的體悟必定大有助益。

  路途中,禪師遇到由石霜山來的僧人,因為不能領略楚圓的宗風,說到楚圓常常輕慢前來參學的學人,引起了禪師的疑心,所以就在半途改道,前往南嶽福嚴寺。在福嚴任書記一職,過了半年,本想離開福嚴再度參方,正巧楚圓禪師要來接任福嚴寺住持,便決定留下來,看看石霜楚圓禪師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悟道因緣

  楚圓到了福嚴寺,每次上堂說法,總是說沒兩句就開始罵人,對許多大叢林的長老都有鄙薄之意,連懷澄禪師的開示,也都被他當作邪解,嚴加訶斥。慧南禪師對此感到氣憤不平,但回想文悅禪師的話,想到心中的疑惑要自己來解開,因此決定直接向楚圓禪師請法。

  楚圓原以為慧南的聲名遠播,必定於佛法有所領悟,因此問了慧南一個雲門宗的公案──「洞山守初在參雲門文偃禪師時,雲門禪師要打他三頓棒,這三頓棒是該打?還是不該打?」慧南禪師曾經參過這段公案,因此毫不遲疑地回答:「該打」。楚圓禪師聽了他的話,神情嚴肅地說:「聽了說打三頓棒,就是挨棒。那麼你從早到晚,聽蟲鳴鳥叫、鐘鼓木魚打板之聲,也應該要挨棒,那麼你挨棒要挨到何時呢?」慧南禪師瞠目結舌,回答不出來。楚圓禪師說:「我一開始以為當不了你的老師,現在看來,當之無愧。還不拜下。」慧南聞言趕緊頂禮拜下。楚圓禪師又講了一段公案:「趙州禪師說他勘破了五台山的婆子,趙州到底從什麼地方勘破她了呢?」慧南被問得啞口無言,汗如雨下,無法回答而退出方丈室。

  隔天,慧南進入方丈室請求開示,又被痛罵一頓,慧南慚愧地說:「就是因為疑團無法解開,所以再來請求和尚開示。罵人難道是和尚慈悲接引的方式嗎?」楚圓笑著回答他:「這就是罵嗎?」慧南當下有所契悟,大聲說道:「泐潭真的是以死語在接引學人。」並作出一首偈子呈上──「傑出叢林是趙州,老婆勘處沒來由;而今四海清如鏡,行人莫以路為讎。」楚圓禪師看了後,以手指著「沒」字並看著慧南,慧南更改成「有」字,心中更加地佩服楚圓禪師,又住了一個多月之後才離開,這一年慧南禪師三十五歲。

歷經磨難

  後來,禪師到了同安崇勝禪院接任住持(一○四四年),並於第一次陞座開堂說法時,宣佈自己師承於湖南楚圓禪師,從此,泐潭懷澄禪師及其徒眾,與慧南之間的關係就此斷絕了。在同安兩年之後,禪師又被請至廬山歸宗寺擔任住持(一○四六年)。

  在歸宗寺住持時,遭遇了火難,禪師因此被關進縣衙,官吏們百般編排罪名,欲將他治罪。禪師深怕連累其他人,一一承認,不作任何辯解,將責任攬在自己身上。禪師被關押在獄中兩個月,六十天都沒有進食。出獄後,他終生對於在獄中所遭受到的磨難,隻字未提。八年後,又移往宜豐黃檗山(一○五四年),最後幾年住持於江西修水義寧黃龍山。

開演法義

  慧南禪師接引學人的手法,不用死板的言語,也不像臨濟宗的末流濫用棒喝,而是充分醞釀疑情,將學人的思維推上絕路,再伺機推一掌,使其大疑大悟。曾有人問禪師這麼做的用意,禪師回答:「父嚴則子孝。今日之訓,後日之範也。譬諸地爾,隆者下之,窪者平之。彼將登于千仞之上,吾亦與之俱;困而極于九淵之下,吾亦與之俱。伎之窮,則妄盡而自釋也。」

  每當有學人請法時,禪師總是先問:「我手何似佛手?」接著再問:「我腳何似驢腳?」最後再問:「人人都有生緣,你的生緣在哪裡?」以此三語來試探學人,挑起學人最深沉的疑情,疑之至極,令其困極而通,觸機開悟。這就是著名的「黃龍三關」。禪師說,如此檢驗學人,「已過關者掉臂逕自而去,安知有關捩;從捩問可否,此未透關者也。」

  禪師嘗自言:「黃龍出世,時當末運,擊將頹之法鼓,整已墜之玄綱。」禪師開創的這一派別,被稱為黃龍派,與同門師兄楊岐方會開創的楊岐派,和臨濟、溈仰、曹洞、雲門、法眼,合稱為禪門的「五家七宗」。

端坐示寂

  黃龍慧南禪師法席昌盛,媲美馬祖、百丈及大智禪師。黃龍禪師在熙寧二年三月十六日上堂辭眾說道:「山僧才輕德薄,如何能夠作為人師?由於不迷昧本心,不欺誑諸聖,而能解脫生死,得到自在。所以大覺世尊在燃燈佛那裡,沒有得到一法;六祖半夜在黃梅那兒,又傳到了什麼?」接著說偈:「得不得傳不傳,歸根得旨復何言;憶得首山曾漏泄,新婦騎驢阿家牽。」十七日,於寢室內結跏趺坐,在大眾環擁之下圓寂,世壽六十八歲,戒臘五十年。大觀四年春天,皇帝敕諡「普覺」。

  禪師圓寂後,弟子建塔於黃龍,世稱黃龍慧南。門下得法弟子八十三人,以晦堂祖心(又稱黃龍晦堂)、寶峰克文、東林常聰最為著名。


 


引用自:http://www.ctworld.org/monthly/112/k01.htm

創作者介紹

法善可陳

陳常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