擬寒山拾得二十首 /宋 王安石

 



擬寒山拾得二十首 ~宋王安石

其一
牛若不穿鼻,豈肯推人磨?馬若不絡頭,隨宜而起臥。
乾地終不涴,平地終不墮。擾擾受輪回,祗緣疑這個。

其二
我曾為牛馬,見草豆歡喜。又曾為女人,歡喜見男子。
我若真是我,祗合長如此。若好惡不定,應知為物使。
堂堂大丈夫,莫認物為己。

其三
凡夫當夢時,眼見種種色。此非作故有,亦非求故獲。
不知今是夢,道我能蓄積。貪求複守護,嘗怕水火賊。
既覺方自悟,本空無所得。死生如覺夢,此理甚明白。

其四
風吹瓦墮屋,正打破我頭。瓦亦自破碎,豈但我血流?
我終不嗔渠,此瓦不自由。眾生造眾惡,亦有一機抽。
渠不知此機,故自認愆尤。此但可哀憐,勸令真正修。
豈可自迷悶,與渠作冤仇?

其五
若言夢是空,覺後應無記。若言夢非空,應有真實事。
燔燒陽自招,沈溺陰自致。令汝嘗驚魘,豈知安穩睡!

其六
人人有這個,這個沒量大。坐也坐不定,走也跳不過。
鋸也解不斷,鎚也打不破。作馬便搭鞍,作牛便推磨。
若問無眼人,這個是甚麽。便遭伊纏繞,鬼窟裏忍餓。

其七
我讀萬卷書,識盡天下理。智者渠自知,愚者誰信爾?
奇哉閑道人,跳出三句裏。獨悟自根本,不從他處起。

其八
幸身無事時,種種妄思量。張三腨口窄,李四帽簷長。
失腳落地獄,將身投鑊湯。誰知受熱惱,卻不解思涼。

其九
有一即有二,有三即有四。一二三四五,有亦何妨事?
如火能燒手,要須方便智。若未解傳薪,何須學鑽燧?

其十
昨日見張三,嫌他不守己。歸來自悔責,分別亦非理。
今日見張三,分別心複起。若除此惡習,佛法無多子。

其十一
傀儡祗一機,種種沒根栽。被我入棚中,昨日親看來。
方知棚外人,擾擾一場獃。終日受伊謾,更被索錢財。

其十二
李生坦蕩蕩,所見實奇哉。問渠前世事,答我燒炭來。
炭成能然火,火過卻成灰。灰成即是土,隨意立根栽。

其十三
眾生若有我,我何能度脫?眾生若無我,已死應不活。
眾生不了此,便聽佛與奪。我無我不二,四天王獻缽。

其十四
莫嫌張三惡,莫愛李四好。既往念即晚,未來思又早。
見之亦何有,欻然如電掃。惡既是磨滅,好亦難長保。
若令好與惡,可積如財寶。自始而至今,有幾許煩惱。

其十五
失志難作福,得勢易造罪。苦即念快樂,樂即生貪愛。
無苦亦無樂,無明亦無昧。不屬三界中,亦非三界外。

其十六
打賊賊恐怖,看客客喜歡。亦有客是賊,切莫受伊謾。
樂哉貧兒家,無事役心肝。既無賊可打,豈有客須看?

其十七
有一種貧兒,不能自營生。若不作客走,即須隨賊行。
複有一種貧,常時腹彭亨。若有亦不畜,若無亦不營。

其十八
汝無名高者,以見利貪叨。汝無行實者,以取著名高。
行實尚非實,利名豈堅牢?一朝投土窟,魂魄散逃逃。

其十九
勇有孟施捨,能無懼而已。若人學佛法,勇亦當如此。
休來講下坐,莫入禪門裏。但能一切捨,管取佛歡喜。

其二十
利瞋汝刀山,濁愛汝灰河。汝癡分別心,即汝琰魔羅。
圓成但一性,一切法依他。遍了一切法,不如自頭陀。


樂茶 2012.11.24


創作者介紹

法善可陳

陳常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