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止男性上師之女弟子的基本防護

此篇不管男眾女眾都值得我們看了再看檢討自己是不是有如此舉動.舉止端莊.言行正直.心持正念.那不管到哪裡都會受到歡迎受到敬重.不是嗎.上師及是我們法脈的老師.有一位好的上師是我們的福報我們要惜福.所以我們不得不慎選上師.一切依法不依人。

轉:依止男性上師之女弟子的基本防護看到留言以后,覺得有必要寫寫這個問題。其實女弟子依止女上師是最合適的。但很可惜的是這個時代女上師寥若晨星,就算有零星的幾個,也輪不到一般女弟子依止。有經驗的老居士可能不太會出問題。年輕女居士,剛接觸佛教,不太懂規矩的,在初接觸中青年男上師的過程中,要怎樣保護師父和自己呢?有很多西藏的年輕法師、仁波切去臺灣,最后紛紛還俗,一個很大的原因就是女弟子的主動追求。一直呆在寺院里,沒見過這陣勢的,其實也難怪要心動。如果真的愛佛教,就應該愛師父。愛師父,不是要愛到搶回家去,而是應該自覺主動地規避錯誤。一個人出家不容易,修行不容易,把他引誘回世俗中去,那實在是真的很糟。何況和尚還俗能做什么?我經常說的,還俗賣燒餅?!其實一個和尚,他的主要魅力,說穿了就是那個法衣。脫掉法衣,他甚至比不上一個普通人,因為他既不懂賺錢,也沒有社會生存能力。他存在的唯一價值就是弘法利生,你去把他這個價值給破壞掉了,難道就是把他放在家里為你一個人念經?這有意思嗎?

當然,作為比丘,自己守住防線是第一要務。自己守得好,那誰也不能怎樣。但作為女性弟子,尤其年輕——再加一條——貌美的,若有機會頻繁地和年輕男上師接觸,要怎樣去做,也是很重要的事。有時候有的師父靦腆,不好意思直接呵斥,弄到最后就嗚呼哀哉了也。

第一件事,我親眼所見:管好你的手。有的女孩子,不懂比丘是不能觸碰女人的,講笑起來,一高興就把手搭到人家身上去了。如果是個普通男生,那其實很正常,也不能怪女孩子,現在男女交往早就沒那么封建了。但比丘,他們是男性中的另類,你的手,不可以往他們身上放。我見到的這位師父,當即就比較客氣地向這位女生指出來了:“請你以后不要這樣做,我是和尚。”這就絕對正確。但如果一開始不好意思講,這天長日久搭來搭去,不出事可能嗎?所以第一件,就是管好自己的手。有事招呼異性師父,也不要去扯袖子。很難看的。

第二件事,不可以單獨去見男上師。一般來說,比丘師父在接待女眾的時候是會講明的:不要單獨來見我。如果人家沒有講,那也應該自覺。最好是帶男性同去。實在不行,帶女性同去也可以。

第三,如果實在沒有同伴,而又很有必要去見師父,那麼,記得把門打開,不要關門。來往的眾人都看得見你們,青天白日,不會有什麼流言緋語。如果情況特殊,不合適開門,怎麼辦?開窗。把窗都打開,窗簾不要拉。總之,不能創造那種隱秘的單獨相處的環境。在只有自己一個人的時候,其實打電話是最合適的,能不見就不見。

第四,哪怕是擁擠的環境,也不要跟師父坐太近。半尺的距離無論如何總歸是要的。
第五,電話不要亂打,尤其不合適的是向比丘師父傾訴感情問題。這種事情還偏就屢屢發生。出家人既不能勸和,又不能勸離,這其中的尷尬其實真的只有出家人自己知道。感情不如意,找和尚,實在是不合理的。且這容易產生移情作用,到時候極難收拾。我是比丘尼,哪怕遇到女眾來跟我講夫妻不和之類,我也會明言:“出家人不管這個,對不起。”

第六,和尚就是和尚,長得再帥,再平易近人,也還是和尚。管好你自己說話的方式,不要言語不莊重。不要跟和尚撒嬌,跟和尚撒嬌真的很詭異。

哪怕你撞到的師父背地裡真的是個不守規矩的不良比丘,你能把這些都做到,也不會出任何事。如果自己做不到,而這個師父還偏就不教,那,倒霉起來只好責任自負。你可以很開朗,可以說笑,可以用不著壓抑你的性格,不必把自己搞得跟戴著假面具一樣刻板,但,上述起碼的事情一定要做好。這樣做並不會妨礙你依止師父學習佛法。相反,不這樣做,則很有可能毀掉你原本挺好的學法前景。因為一個持戒、正直的師父,不可能喜歡一個女弟子跟自己動手動腳,言語輕佻,更不願意在大庭廣眾下破壞佛教的影響。如果這個弟子總是那樣,那麼疏遠她是唯一的辦法。




記住:



1,男性出家人約你單獨到房間“談談”,哪怕理由再好,回答他:“不!”如果他伸手拉你的手,除非你正掉在河里,否則,不。如果他對你表演情聖那套,或者開低級下流的玩笑,你能跑多遠就趕緊跑多遠。這好像都是很白癡不用教的,可偏就有人栽在這些上。普通男人這樣做,不一定是壞人;一個出家人做這種事,他絕不可能是好人。

2
,引誘比丘破戒的女人,是沒有資格受佛教居士戒乃至出家戒的。這是一種極重罪。不是佛不慈悲,是你自己毀了自己。慎之!

創作者介紹

法善可陳

陳常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