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庭堅1045年-1105年),字魯直,號山谷道人,晚號涪翁洪州分寧(今江西九江修水縣)人。北宋知名詩人,乃江西詩派祖師


 


書法亦能樹格,為宋四家之一。庭堅篤信佛教,事親頗孝,雖居官,卻自為親洗滌便器,亦為二十四孝之一。


 


治平四年(1067年)進士。曾任吉州太和(今江西泰和縣知縣元祐初,召為校書郎、主持編寫《神宗實錄》,擢起居舍人紹聖初,被新黨指為修史「多誣」,貶涪州別駕,黔州安置,移戎州徽宗即位後,任領太平州事,九日即被罷免,後流放至宜州(今廣西宜山)卒。


 


庭堅好飲茶,以代酒二十年,多次規勸外甥洪駒父戒酒,庭堅四十歲時曾寫《文願文》:「今日對發大誓﹐願從今日盡未來也﹐不復淫慾飲酒﹑食肉。設復為之﹐當墮地獄﹐為一切眾生代受頭苦。」富弼稱其為「分寧一茶客」。洪州雙井茶即因黃之推廣而聞名。


 


他與張耒晁補之秦觀並稱蘇門四學士,詩名尤盛,與蘇軾並稱蘇黃朱弁《曲洧舊聞》:「東坡文章至黃州以後,人莫能及,唯黃魯直詩時可以抗衡。」在詩歌上主張借襲古人章句以創新意義,其手法多側重在 點鐵成金奪胎換骨等形式,影響後世深遠,為江西詩派之祖。有《豫章黃先生文集》、《山谷琴趣外篇》。


 


黃庭堅書法別樹一格,擅行書草書,尤善草書,其作品有《諸上座帖》、《李白憶舊遊詩帖》等,被後人評為縱橫奇倔,波瀾老成,且收放自如,突破方正均勻的體例,因而與蘇軾米芾蔡襄並稱宋四家。「宋四家」雖然都以行書見長,但只有黃庭堅的草書雄視當世。由於黃庭堅心胸豁大,不擇筆墨,遇紙即書,直到紙盡為止,所以他的草書不為舊規矩所束縛。正因如此,黃庭堅被視為繼懷素張旭之後,宋代最重要的草書大家,明代沈周更稱他為「草聖」。其作品《砥柱銘》在2010年保利春拍賣會上以總成交價4.368億元人民幣創造了新的中國藝術品的世界拍賣紀錄。


 


(以上引自:維基百科http://zh.wikipedia.org/wiki/%E9%BB%84%E5%BA%AD%E5%9D%9A



 


 


水調歌頭(遊覽)
瑤草一何碧,春入武陵溪。溪上桃花無數,花上有黃鸝。我欲穿花尋路,直入白雲深處,浩氣展虹霓。只恐花深裏,紅露濕人衣。





坐玉石,欹玉枕。拂金徽。謫仙何處,無人伴我白螺杯。我為靈芝仙草,不為朱唇丹臉,長嘯亦何為。醉舞下山去,明月逐人歸。

 



清平樂
春歸何處。寂寞無行路。若有人知春去處。喚取歸來同住。
春無蹤跡誰知。除非問取黃鸝。百囀無人能解,因風飛過薔薇。


 



南鄉子(今年重九,知命已向成都,感之,次韻)
招喚欲千回。暫得尊前笑口開。萬水千山還麽去,悠哉。酒面黃花欲醉誰。
顧影又徘徊。立到斜風細雨吹。見我未衰容易去,還來。不道年年即漸衰。


 


 



南鄉子
未報賈船回。三徑荒鋤菊臥開。想得鄰船霜笛罷,沾衣。不為涪翁更為誰。
風力嫋萸枝。酒面紅鱗愜細吹。莫笑插花和事老,摧頹。卻向人間耐盛衰。


 



點絳唇(重九日寄懷嗣直弟,時再涪陵。用東坡餘九日點絳唇舊韻)
濁酒黃花,畫簷十日無秋燕。夢中相見。起作南柯觀。
鏡裏朱顏,又減年時半。江山遠。登高人健。應問西來雁。


 


謁金門(戲贈知命)
山又水。行盡吳頭楚尾。兄弟燈前家萬里。相看如夢寐。
君似成蹊桃李。入我草堂松桂。莫厭歲寒無氣味。餘生今已矣。


 



漁家傲
頗欲得之。試思索,始記四篇
萬水千山來此土。本提心印傳梁武。對朕者誰渾不顧。成死語。江頭暗折長蘆渡。
面壁九年看二祖。一花五葉親分付。只履提歸蔥嶺去。君知否。分明忘卻來時路。


 


漁家傲
三十年來無孔竅。幾回得眼還迷照。一見桃花參學了。呈法要。無弦琴上單于調。
摘葉尋枝虛半老。拈花特地重年少。今後水雲人欲曉。非玄妙。靈雲合破桃花笑。


 


漁家傲
憶昔藥山生一虎。華亭船上尋人渡。散卻夾山拈坐具。呈見處。繁驢橛上合頭語。
千戶垂絲君看取。離鉤三寸無生路。驀口一橈親子父,猶回顧。瞎驢喪我兒孫去。


 


漁家傲
百丈峰頭開古鏡。馬駒踏殺重蘇醒。接得古靈心眼淨。光炯炯。歸來藏在袈裟影。


好個佛堂佛不聖。祖師沈醉猶看鏡。卻與斬新提祖令。方猛省。無聲三昧天皇餅。


 


漁家傲
靜後,小葫蘆入大葫蘆。又云:大葫蘆乾枯,小葫蘆行沽。一住金仙宅,一住黃公壚。有此通大道。無此令人老。不問惡與好,兩葫蘆俱倒。或請以此意倚聲律作詞,使人歌之,為作漁家傲
踏破草鞋參到了。等閒拾得衣中寶。遇酒逢花須一笑。長年少。俗人不用瞋貧道。
何處青旗誇酒好。醉鄉路上多芳草。提著葫蘆行未到。風落帽。葫蘆卻纏葫蘆倒。


 


撥棹子(退居)
歸去來。歸去來。攜手舊山歸去來。有人共、月對尊罍。橫一琴,甚處不逍遙自在。
閑世界。無利害。何必向、世間甘幻愛。與君釣、晚煙寒瀨。蒸白魚稻飯,溪童供筍菜。


 


訴衷情
家風如何?為擬金華道人作此章
一波才動萬波隨。蓑笠一鉤絲。錦鱗正在深處,千尺也須垂。
吞又吐,信還疑。上鉤遲。水寒江靜,滿目青山,載月明歸。



 

浣溪沙
新婦灘頭眉黛愁。女兒浦口眼波秋。驚魚錯認月沈鉤。
青箬笠前無限事,綠蓑衣底一時休。斜風吹雨轉船頭。


 


菩薩蠻
句云:數間茅屋閑臨水。窄衫短帽垂楊裏。花是去年紅。吹開一夜風。梢梢新月偃。午醉醒來晚。何物最關情。黃鸝三兩聲。


戲效荊公作
半煙半雨溪橋畔。漁翁醉著無人喚。疏懶意何長。春風花草香。
江山如有待。此意陶潛解。問我去何之。君行到自知。


 


調笑歌
中原胡馬塵。方士歸來說風度。梨花一枝春帶雨。分釵半鈿愁殺人,上皇倚闌獨無語。
無語。恨如許。方士歸時腸斷處。梨花一枝春帶雨。半鈿分釵親付。天長地久相思苦。渺渺鯨波無路。


 


步蟾宮(妓女)
蟲兒真個忒靈利。惱亂得、道人眼起。醉歸來、恰似出桃源,但目送、落花流水。
何妨隨我歸雲際。共作個、住山活計。照清溪,勻粉面,插山花,也須勝、風塵氣味。


 


西江月(老夫既戒酒不飲,遇宴集,獨醒其旁。坐客欲得小詞,援筆為賦)
斷送一生惟有,破除萬事無過。遠山橫黛蘸秋波。不飲旁人笑我。
花病等閒瘦弱,春愁沒處遮攔。杯行到手莫留殘。不道月斜人散。


 


畫堂春(年十六作)
東風吹柳日初長。雨餘芳草斜陽。杏花零亂燕泥香。睡損紅妝。
寶篆煙消龍鳳,畫屏雲鎖瀟湘。夜寒微透薄羅裳。無限思量。


 


虞美人(至當塗呈郭功甫)
平王本愛江湖住。鷗鷺無人處。江南江北水雲連。莫笑醯雞歌舞、甕中天。
當塗艤棹蒹葭外。賴有賓朋在。此身無路入修門。慚愧詩翁清些、與招魂。


 



虞美人(宜州見梅作)
天涯也有江南信。梅破知春近。夜闌風細得香遲。不道曉來開遍、向南枝。
玉台弄粉花應妒。飄到眉心住。平生個裏願杯深。去國十年老盡、少年心。


 



滿庭芳
明眼空青,忘憂萱草,翠玉閑淡梳妝。小來歌舞,長是倚風光。我已逍遙物外,人冤道、別有思量。難忘處,良辰美景,襟袖有餘香。
鴛鴦。頭白早,多情易感,紅蓼池塘。又須得,樽前席上成雙。些子風流罪過,都說與、明月空床。難拘管,朝雲暮雨,分付楚襄王。


 



滿庭芳
修水濃青,新條淡綠,翠光交映虛亭。錦鴛霜鷺,荷徑拾幽蘋。香渡欄幹屈曲,紅妝映、薄綺疏欞。風清夜,橫塘月滿,水淨見移星。
堪聽。微雨過,姗姍藻荇,瑣碎浮萍。便移轉,胡床湘簟方屏。練靄鱗雲旋滿,聲不斷、簷響風鈴。重開宴,瑤池雪沁,山露佛頭青。


 


驀山溪
山圍江暮。天鏡開晴絮。斜影過梨花,照文星、老人星聚。清樽一笑,歡甚卻成愁,別時襟,餘點點,疑是高唐雨。
無人知處。夢裏雲歸路。回雁曉風清,雁不來、啼雅無數。心情老懶,尤物解宜人,春盡也,有南風,好便回帆去。


 


驀山溪(至宜州作,寄贈陳湘)
稠花亂葉,到處撩人醉。林下有孤芳,不匆匆、成蹊桃李。今年風雨,莫送斷腸紅,斜枝倚。風塵裏。不帶塵風氣。
微嗔又喜。約略知春味。江上一帆愁,夢猶尋、歌梁舞地。如今對酒,不似那回時,書謾寫,夢來空,只有相思是。


 


驀山溪
山明水秀,盡屬詩人道。應是五陵兒,見衰翁、孤吟絕倒。一觴一詠,瀟灑寄高閑,松月下,竹風間,試想為襟抱。
玉關遙指,萬里天衢杳。筆陣掃秋風,瀉珠璣、琅琅皎皎。臥龍智略,三詔佐升平,煙塞事,玉堂心,頻把菱花照。


 



定風波
把酒花前欲問溪。問溪何事晚聲悲。名利往來人盡老。誰道。溪聲今古有休時。
且共玉人斟玉醑。休訴。笙歌一曲黛眉低。情似長溪長不斷。君看。水聲東去月輪西。


 


定風波
小院難圖雲雨期。幽歡渾待賞花時。到得春來君卻去。相誤。不須言語淚雙垂。
密約尊前難囑付。偷顧。手搓金橘斂雙眉。庭榭清風明月媚。須記。歸時莫待杏花飛。


 


定風波
上客休辭酒淺深。素兒歌裏細聽沈。粉面不須歌扇掩,閒靜,一聲一字總關心。
花外黃鸝能密語。休訴。有花能得幾時斟。畫作遠山臨碧水。明媚。夢為蝴蝶去登臨。


 



看花回(茶詞)
夜永蘭堂醺飲,半倚頹玉。爛熳墜鈿墮履,是醉時風景,花暗燭殘,歡意未闌,舞燕歌珠成斷續。催茗飲、旋煮寒泉,露井瓶竇響飛瀑。
纖指緩、連環動觸。漸泛起、滿甌銀粟。香引春風在手,似粵嶺閩溪,初采盈掬。暗想當時,探春連雲尋篁竹。怎歸得,鬢將老,付與杯中綠。


 



木蘭花令(當塗解印後一日,郡中置酒,呈郭功甫)
淩歊臺上青青麥。姑熟堂前餘翰墨。暫分一印管江山,稍為諸公分皂白。
江山依舊雲空碧。昨日主人今日客。誰分賓主強惺惺,問取磯頭新婦石。


 


木蘭花令(竄易前詞)
翰林本是神仙謫。落帽風流傾座席。坐中還有賞音人,能岸烏紗傾大白。
江山依舊雲橫碧。昨日主人今日客。誰分賓主強惺惺,問取磯頭新婦石。


 


 


采桑子
虛堂密候參同火,梨棗枝繁。深鎖三關。不要樊姬與小蠻。
遙知風雨更闌夜,猶夢巫山。濃麗清閒。曉鏡新梳十二鬟。


 



鷓鴣天(重九日集句)
寒雁初來秋影寒。霜林風過葉聲乾。龍山落帽千年事,我對西風猶整冠。
蘭委佩,菊堪餐。人情時事半悲歡。但將酩酊酬佳節,更把茱萸仔細看。


 


鷓鴣天
節去蜂愁蝶不知。曉庭環繞折殘枝。自然今日人心別,未必秋香一夜衰。
無閒事,即芳期。菊花須插滿頭歸。宜將酩酊酬佳節,不用登臨送落暉。


 



少年心
對景惹起愁悶。染相思、病成方寸。是阿誰先有意,阿誰薄幸。鬥頓恁、少喜多嗔。
合下休傳音問。你有我、我無你分。似合歡桃核,真堪人恨。心兒裏、有兩個人人。


 


少年心(添字)
心裏人人,暫不見、霎時難過。天生你要憔悴我。把心頭從前鬼,著手摩挲。抖擻了、百病銷磨。
見說那廝脾鱉熱。大不成我便與拆破。待來時、鬲上與廝噷則個。溫存著、且教推磨。


 


點絳唇
幾日無書,舉頭欲問西來燕。世情夢幻。複作如斯觀。
自歎人生,分合常相半。戎雖遠。念中相見。不托魚和雁。


 


點絳唇
羅帶雙垂,妙香長恁攜纖手。半妝紅豆。各自相思瘦。
聞道伊家,終日眉兒皺。不能勾。淚珠輕溜。裛損揉藍袖。


 


南鄉子
諸將說封侯。短笛長歌獨倚樓。萬事盡隨風雨去,休休。戲馬台南金絡頭。
催酒莫遲留。酒味今秋似去秋。花向老人頭上笑,羞羞。白髮篸花不解愁。


 


南歌子
槐綠低窗暗,榴紅照眼明。玉人邀我少留行。無奈一帆煙雨、畫船輕。
柳葉隨歌皺,梨花與淚傾。別時不似見時情。今夜月明江上、酒初醒。


 


 


好事近(太平州小妓楊姝彈琴送酒)
一弄醒心弦,情在兩山斜疊。彈到古人愁處,有真珠承睫。
使君來去本無心,休淚界紅頰。自恨老來憎酒,負十分金葉。


 



喝火令
見晚情如舊,交疏分已深。舞時歌處動人心。煙水數年魂夢,無處可追尋。
昨夜燈前見,重題漢上襟。便愁雲雨又難尋。曉也星稀,曉也月西沈。曉也雁行低度,不曾寄芳音。


 


留春令
江南一雁橫秋水。歎咫尺、斷行千里。回紋機上字縱橫,欲寄遠。憑誰是。
謝客池塘春都未。微微動、短牆桃李。半陰才暖卻清寒,是瘦損、人天氣。


 



青玉案(至宜州次韻上酬七兄)
煙中一線來時路。極目送、歸鴻去。第四陽關雲不度。山胡新囀,子規言語。正在人愁處。
憂能損性休朝暮。憶我當年醉時句。舊詩雲:我自只如常日醉,滿川風月替人愁。渡水穿雲心已許。暮年光景,小軒南浦。同卷西山雨。


 



蝶戀花
海角芳菲留不住。筆下風生,吹入青雲去。仙籍有名天賜與。致君事業安排取。
要識世間平坦路。當使人人,各有安身處。黑髮便逢堯舜主。笑人白首耕南畝。


 


浣溪沙
飛鵲台前暈翠蛾。千金新買帝青螺。最難如意為情多。
幾處淚痕留醉袖,一春愁思近橫波。遠山低盡不成歌。



 

訴衷情
珠簾繡幕卷輕霜。呵手試梅妝。都緣自有離恨,故畫作、遠山長。
思往事,惜流光恨難忘。未歌先斂,欲笑還顰。最斷人腸。




 

黃庭堅詞選引自:http://ourartnet.com/Sikuquanshu/Zhuanti/Shici/010.asp




 


 



 
創作者介紹

法善可陳

陳常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