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4《金山有鑛》p. 0228 http://ddc.shengyen.org/pc.htm


附錄三

  法雨普施在紐約

  蘇妧玲

  聖嚴法師在美國的道場及弘法的活動,在《人生》已經先後有三篇文章報導過。第一篇是李佩光執筆〈沒有床的大家庭〉,刊於第四期;第二篇由林宜璇執筆〈記紐約五彩繽紛的佛誕〉,刊於第六期;第三篇由李果然執筆〈夢中的拓荒者〉,刊於第十二期;另外還有一篇由高明芳執筆〈佛壇上的菩提葉〉,刊於《慧炬》。第三篇是寫到一九八四年的歷史報導,故在一九八四年以前的事本文不提。弘法道場東初禪寺

  東初禪寺的英文名字跟臺灣的中華佛教文化館(The Chung-hwa Institute of Buddhist Culture)一樣,是聖嚴法師為了紀念他的剃度師東初老人,以及東初老人在臺灣建立的道場而命名的。但是它的人事組織跟臺灣的本館沒有任何關連,它的經濟也完全獨立。師父的原則是,不拿美國的力量支持臺灣,也不用臺灣的力量支援美國,以免互相牽制,彼此干擾。但在美國的弟子如果希望出家,可以送到臺灣的本館下院農禪寺,接受出家的生活教育;臺灣的信眾訪問美國時,也歡迎住到紐約的東初禪寺,即彼此是友誼的關係,而非從屬的關係。因為美國的道場,開始是純以英語社會為對象,弟子也以西方人士為主,出版物都用英文發行,所以中國人很少支持,經費也極其困難。

  最初購進原址二層樓房為禪修道場時,師父身上僅有七百美元,故以極低價格購進破爛的舊屋一棟,率領弟子們,經過將近兩年的整理,總算有了可以容納二十人同時禪修的道場,而講經時最多也只能夠擺下七十個位子。但是到了一九八五年以後,聞名而來聽經學禪的中西人士日益增多,華人信徒突然增加,而且非常熱心。本來在師父每次回臺灣期間,東初禪寺除了打坐,沒有其他活動,由於加拿大華僑張繼成在東初禪寺求度出家,就是現在的果元法師,使得各種弘法活動,不論師父在與不在美國,都能照樣進行。後來又請到仁俊法師及李恆銊教授,輪流擔任佛學講座。使得去(一九八七)年的佛誕慶典,到了二百多人,而顯得該寺的窄小;因此許多信徒以及美國的弟子們,希望師父在郊外購進較大的土地,興建一座具有規模的寺院。但是,由於師父沒有足夠的財力和人力,特別是在兼顧臺灣的研究所、文化館、農禪寺的情況下,也沒有足夠的時間在美國經營新的寺院建築,因此一直擱置。直到去年七月底,始由幾位居士自動捐款、貸款並協助勸募,而購進現在的這棟三層房;十月份賣出舊址,遷進新址。經過半年多的整修,完成地下室和佛殿的翻新。雖然還欠人家二十多萬美金,師父自始不願意向人伸手要錢,而且歡歡喜喜的在本年佛誕節,慶祝東初禪寺成立十週年紀念,以及新廈完成裝修的開幕典禮。

  東初禪寺是向紐約市政府及州政府立案的,是非營利事業的宗教、文化教育的財團法人。董事會是由師父及其弟子七人組成,每年改選兩名,董事長由當選之董事互推,任期三年,始終是七人中保持四名西方人,但這也不是明文的規定,目前華人會員越來越多,這種情形也可能會轉變。入會的資格條件:第一,必須是師父的學生或弟子,參加過一次以上的禪七;第二,要親近師父兩年以上,並且經常參與活動;第三,沒有任何不良行為的記錄。

  會員有權選舉董事及被選為董事乃致於董事長,所以他們就是主人。因此,雖然師父在美國的學生已經有數千人,皈依的弟子也有幾百人,會員只有三十幾人。如果會員不能經常參與活動,不能以人力或物力支持東初禪寺,便會被取消會員資格。如果不能參加活動,而能以經濟長期支援,得為贊助會員,卻沒有投票資格,但有列席會員大會的權利,也享有會員其他的優待,例如:免費上課、以及各項出版物的取得。

  宣揚佛法各項活動

  東初禪寺對英語社會通用的名字是禪中心(Ch'an Meditation Center)的意思。它的經常活動是,星期天上午的觀音會,以華人為對象;下午是用中、英文雙語講經;然後打坐,共三種活動。中午則提供午餐,由熱心信眾們輪流打齋。星期二晚上,禪坐班;星期三晚上,禪坐課;星期四晚上,佛教哲學課;星期六晚上書法課。每年舉辦四期初級禪訓班,兩期中級禪訓班,四次禪七。

  其中最大特色和最重要的活動,不用說,是禪七。在舊址的時代,只能容納二十四人,去年冬天在新址打的兩次禪七,報名者都超過三十多人,本年五月底的禪七報名者則近四十人,他們分別來自加拿大、英國、香港、臺灣,以及美國各州,譬如說我本人就是因為臺灣農禪寺的禪七不收寺外的人,所以特別來美國參加禪七。

  東初禪寺另外還有兩個活動:一個是農曆新年的法會,聚集當地華僑及師父的西方弟子們,共同集會誦經,討論佛法、觀賞與佛教有關的影片、錄影帶;另外一個活動就是,慶祝教主釋迦牟尼佛聖誕的浴佛典禮。

  慶祝佛誕浴佛盛典

  為了參加五月二十七日開始的禪七,本擬五月二十二日才飛往紐約,結果打越洋電話向師父報告,師父要我提早兩天到達,以便參加二十二日的浴佛節盛會。

  為什麼釋迦牟尼佛誕辰要舉行浴佛典禮,而又稱為浴佛節?據說是佛陀誕生之時,有九龍各噴香泉,為聖嬰沐浴,而佛陀出胎之後,自行七步,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口中宣稱:「天上天下,唯我獨尊。」意思是說,他已經過三大阿僧祇劫的修行圓滿,即將在人間成佛,所以,不論在人間或天上,再也沒有勝過他的人了。講完之後,就恢復一般嬰兒的狀態。後人為了紀念他出生之時就確定了成佛的身分,所以每當他的生日,就模擬九龍吐水為他沐浴,以表示接受佛法,護持佛法。因此浴佛所用的佛像還是一手指天、一手指地的嬰兒相。

  中國的傳說,釋迦牟尼佛的誕辰是在農曆的四月初八,可是南方像斯里蘭卡、緬甸、泰國等地,是每年陽曆五月的月圓日,稱為衛塞節;西藏另有傳說是,釋迦牟尼佛的誕辰、成道、涅槃都是同一天。所以,對於佛誕日是那一天,並沒有統一的規定,將來也許可能多半採用南傳的說法,但是在日本是用陽曆的四月八日。而東初禪寺為了配合當地人的星期假日,原則上依據農曆的四月初八,實際上就是在這之前或之後靠近的星期天舉行。譬如今年農曆四月初八是陽曆的五月二十三日(星期一),東初禪寺就提前一天在二十二日的星期天舉行。據師父說,往年多半是在美國的母親節舉行浴佛典禮,今年的四月初八離母親節太遠,所以又改了日期。師父說,日期不重要,紀念佛陀的誕生才是重要,而更有意義的是集合與佛有緣的人,共同慶祝、齊聞佛法,一邊讚歎佛陀的出生,一邊相互勉勵,修學佛法,以期達到自利利人、利益一切眾生的目的。

  佛誕盛會十項特色

  這次佛誕的盛會,可以分為十點來報導:

  正好菲律賓佛教界的最高領袖,信願寺的方丈,年已八十二高齡的瑞今長老,率領也已六十二歲的廣範長老及其徒孫傳印法師訪問紐約,光臨了這次盛會,並且請到前任美國佛教會會長仁俊長老蒞臨,他們都在典禮上做了精簡的開示。

  頒贈師父的墨寶,給與曾經捐贈財物給東初禪寺新址的代表十八人。他們聽說師父的墨寶在臺灣農禪寺本年度新春聯誼大會中,為籌募中華佛學研究所基金義賣時,每幅叫價高達新臺幣三萬至十萬元,又是請幾位長老法師及信徒的代表和貴賓(本人也是其中之一)頒發,所以使得受獎者與觀禮者,莫不法喜充滿。

  午齋的飲食是由陳雪月居士負責籌畫、聯絡、邀請及安排,自動發心的二十多位居士,提供三十多道素食佳餚。他們多半是餐館的主人、廚師以及精於廚藝的居士。在禪寺的地下室餐廳擺滿了八張長桌,用自助餐的方式任人選取,使得許多人目不暇給,不知從何選起。我特別請一位負責攝影的關居士,將此美食組成的圖畫美景拍攝下來,作為紀念。

  浴佛的儀式,每次二人一組,在佛前問訊,取水浴佛,再以迴轉的方式到各人的原位,歷時一個半小時,因為參與者最大的目的就是親自給佛沐浴,以求取身心平安,增長福慧,所以歷時較長。整個進行過程中,同時播放佛讚錄音帶,氣氛肅穆、和諧、寧靜、安詳,使得大眾都沐浴在一片佛法的恩德中。

  花的布置是吳麗貞居士的作品,花了二百三十美元的花材,插成大、小十二盆。其中主要的兩盆是由美國櫻花和天堂鳥等巨大的花材組成,高達七呎,放置在佛座兩旁,莊嚴非常。其餘如芍藥、百合、康乃馨、紫羅蘭、菊花等盆插,也非常高大,整個佛堂儼然成為一座臨時的花園。釋迦太子的浴盆,是由果元法師用精美細巧的花朵編織而成。進門處,由周秀琴居士提供一對價值一百二十美元的大型花架,為這次的慶典增色不少。

  參與這次盛會的人員,包括中、西信徒及來賓近五百位。多半是知識分子,以中、青年人居多,並有五十多位西方人士,除了居住在紐約本地者之外,尚有從臺灣、德州、麻州、愛荷華州、賓州及康乃迪克州,專程趕到的信徒三十多位。華人信徒中,以來自臺灣的移民居多,其他則分別來自泰國、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尼、菲律賓、香港、越南等地。本來只準備接待三百位信徒的東初禪寺新址,結果不但佛殿坐滿人,地下室的餐廳站滿人,連門外的街邊走道上也站滿人。浴佛的時候,有許多人擠不進佛殿;吃飯的時候,也有許多人擠不進餐廳,我本人就是其中之一。本來準備的食物已夠充足,結果還是要將備用的食物陸續供應。大家只看到食物的豐富、佛殿的莊嚴,也不能忽略了在廚房默默工作的十幾位居士的貢獻。飯後,在餐桌上看到一個四層五呎高的大蛋糕,由師父請到瑞今、仁俊、廣範三位法師以及張盛寶平、許郭湄玉兩位居士分別逐層切開,分給佳賓共享,三百人份的大蛋糕,轉眼之間就不見了。

  幸運抽獎。本來午後是預定師父開示,因為上午浴佛的時間延長,所以取消開示就直接開始抽獎的節目,獎品原則上是由與會人士各備一份,帶來交給負責抽獎的人員,每人取得一個號碼,在開獎之時叫號取獎。但是許多人不知道要帶獎品,師父已為他們準備念珠、佛像等作為獎品,使他們能夠感受到佛法的慈悲、佛菩薩的加被,生歡喜心。有些人在得獎後,不知是什麼獎品時又將獎品贈出,後來發現是精製的佛像,又要回去自己佩戴了;有些人則直叫著:「還有沒有念珠?」可見師父的苦心是做對的了。第一特獎是師父的墨寶,由一位陳老太太抽到,她歡喜得直要流淚。

  觀賞「海會雲集」錄影帶。很不好意思,這卷錄影帶是由我製作的,沒有想到能夠受到海內外佛教界的喜愛,相信不是我製作的好,而是它本身的內容有很高的可看性。放映之前,師父還特別向大眾介紹製作的經過和導演、製作、編寫的人。並由果西師姊以英語扼要說明其內容。大殿的燈光關掉以後,宛如電影院,電視機的效果很好,螢光幕清晰,聲音也很清楚,有些人被感動得掉眼淚,有些人才知道師父在臺灣是那麼辛苦的弘法。由其真實感使許多觀眾不相信是師父在臺灣僅僅十五天之內的活動現場攝製(其中還包括一個禪七),且完全是一部照著師父預先排定的各項活動日程的現場的真實記錄片。當場就有信徒詢問,何處可以買得到?師父答應將由東初出版社寄一些來美國。

  佛誕究竟是那一天?師父說這不是很重要的事,不過全世界的佛教徒每年都有一次慶祝佛誕的紀念日。今年是第二千六百一十二年,這是根據《眾聖點記》所記載的年代演算出來的。佛教的紀元是以佛陀涅槃那一年算起,所以要扣除佛陀在世的八十年,才是佛教的紀元元年,因此今年應該是佛教紀元的二千五百三十二年。佛教沒有世界性統一的教會,所以也沒有一定要用佛教的紀元年,就是用了也不是每個人都清楚,所以通常還是用當地本國的年號。

  典禮的過程。整個浴佛法會,由早上十時開始,由師父擔任主法者,禮佛三拜後,誦《心經》、唱誦四弘誓願、浴佛、接受三寶加被、頒授紀念品、法師們開示、供養法師、午供,接著午齋。下午則是幸運抽獎,餘興節目。一直到下午四點多圓滿。信眾們離開東初禪寺時,還能分享到壽桃、壽麵、水果、糖果、鮮花等,這些都是經過三寶加被的,可帶回去與家人共享三寶的恩德。

  這真是一次海會雲集,法雨普施的浴佛法會!

  新址裝修設備完善

  以上是這次佛誕節的大致情形報導。至於東初禪寺的新面貌究竟是怎樣?相信許多讀者都有興趣知道。它是座落在紐約市皇后區一條叫作Corona的商業大道上,是一棟三層的樓房,第一層建築使用面積為二千平方英尺,地下室原來是倉庫,面積與第一層相等,經過師父及其弟子們的精心設計、裝修,成了東初禪寺大齋堂、大廚房、男女浴廁,洗衣機、烘衣機等用品相當齊全,完全是最新的設備。一樓原來是雜貨商店,招牌叫作Elmhurst 5 & 10c,也就是在Elmhurst這個地區專門出售只值五分及一毛錢的物品,是以出售便宜貨及小東西為號召的商店,已經經營了五十年,至去年上半年,此店店東因老病過世,而其子女多為律師、醫生、會計師,所以無意繼承經營。師父買進時,據說當時一樓和地下室全是堆貨的架子,經過兩個月的清理,租用了十八輛垃圾車才將它們全部裝走,再經過半年的改裝,從大門的門、牆,乃至裡面的牆壁、隔間、門窗、地板、冷暖氣裝置、通風設備、音響效果等全部拆除翻新而成為現在的規模。進門首先是觀音殿兼佛書陳列室和衣帽間,裡面就是可以容納一百五十個座位的大殿,上供六呎高的釋迦牟尼佛像,莊嚴慈悲,使人一見就會生起安定感與歡喜心。再裡面是師父在禪七期間用的小參室,兼平時的貴賓接待室。

  二樓有大小四個房間,廚廁各一間,其中最大的一間是可以容納二十個人同時面壁打坐的禪堂,供的是文殊菩薩。三樓的格式與二樓相同,最大的一間用作圖書館兼辦公室,辦公室內有兩組電腦設備,作為《禪雜誌》以及出版社的編輯之用。圖書室之內,公用的圖書有五排書架,包括中、英文兩類,計有六百多冊藏書,另外師父的藏書兩千多冊分別陳列於各樓。

  有這樣完善的環境與設備,我也想在這裡出家了。不過,這麼大的一座禪寺,卻沒有一張床鋪,沒有私人的房間,白天看不出任何一間是臥室,連師父也一樣,晚上都是打地鋪的。這是因為,師父於一九七九年五月,在紐約開創道場的時候,就是這樣過的。不但就是這樣過,連碗、筷、鍋、鏟、桌、椅都沒有,都是從路邊垃圾堆裡撿回一些家具,或者到叫作「救世軍」的慈善機構買一些廉價物品應用。今天能夠有這樣的規模,得來不易,師父為了警惕自己和弟子們,修行者必須勤苦儉樸,所以依舊不設置床鋪與臥室。

  西方弘法功德無量

  到了晚上,還有許多人來皈依。原來是白天有很多人沒有辦法擠進來,依依不捨地回去又來,再回去又回來,就這樣來來去去。後來我們才知道,有很多信徒無法在簽名簿上留名,也有很多信徒沒有吃午齋就走(實在是太擁擠了),有些人想皈依也不能遂願。所以師父不管自己已經忙了一天非常累了,仍然在晚上為虔誠求法的信徒舉行皈依的儀式,以完成他們作為三寶弟子的心願。看到他們歡歡喜喜的離開東初禪寺,真是令人感動!三寶的力量實在是不可思議。

  最後,我想節錄廣範法師在這次典禮中開示的一段話,作為這篇報導文章的結語。大家看了以後,就略可明白師父在美國弘法的辛苦,與受到佛教界的推崇。

  廣範法師說:「人類有兩種文明,在東方是精神文明,精神文明的極點是成佛,智慧的最高峯只有釋迦牟尼佛得到,這是東方的精神文明。西方的文明是物質,可以美國作代表。聖嚴法師將東方的文明帶到西方,補足西方的不足,這是聖嚴法師最大的功德。我們今天能夠在西方的美國,看到大家這樣地精進,這樣地為精神文明來努力,非常歡喜,同時內心上無限的羨慕,將來我們回到菲律賓,也要向聖嚴法師學習,把佛教的精神傳授給西方人。今天在這裡,看到大部分是中國人,中間也有好多西方人士來參加,佛教在一個地方能夠生根,是需要本地人才能夠發揚光大的,聖嚴法師的作法值得我們參考。」(一九八八年五月二十四日於紐約東初禪寺,《人生》月刊第五十八期,一九八八年六月 十五日刊載)

創作者介紹

法善可陳

陳常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