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轉病苦為道用的重要性


如何將病苦轉為道用,是一個很重要的修法。作為佛教徒,如果能有比較高的證悟境界,則疾病、痛苦等等都能妥善地對待;但如果修行的層次沒有那麼高,則遇到生病或其它的痛苦時,大多數的人都會感到手忙腳亂、無可奈何。


所以,我們今天就講講這個專門針對病痛的修法。這個修法是麥彭仁波切為了利益眾生,使他們能在生病的時候,把疾病變成積累資糧和遣除障礙的方法而撰寫的。在正式講解之前,首先我們要特別強調的一點就是——當我們生病的時候,是不是只需要修這些法,而不用去看病呢?當然不是,看病是肯定要看的。不要說是我們,連釋迦牟尼佛在成佛以後,也會示現生病,生病的時候也會去看醫生,醫生還配藥給佛陀吃。


佛經上就有這麼一則故事:有一次,釋迦牟尼佛示現生病,然後去找醫生給他配藥。那個醫生自恃醫術高明,所以非常傲慢。他告訴釋迦牟尼佛說:這個世界上只有兩個人可以解決人的痛苦,一個是你釋迦牟尼佛,你可以解決人類精神上的痛苦;另外一個就是我,我可以解決人類肉體上的痛苦。佛陀為了斷除他的慢心,就把他帶到喜瑪拉雅山的一個地方,讓他指認出那裡的每一種草藥的作用、味道等等,但他卻只能辨認出其中的幾種草藥,其它都一概不知。於是,釋迦牟尼佛就從頭到尾,把那兒所有的草藥的作用、副作用、味道,以及配制的方法等等一一跟他說明。醫生聽後,深感自愧不如,從此再也不敢說這種大話了。


釋迦牟尼佛生病、吃藥等等,當然是一種示現,是做給後人看的。實際上,釋迦牟尼佛已經圓滿了一切功德,早就脫離了生老病死;不用說釋迦牟尼佛,就是一地以上的菩薩,也不會真正生病。佛陀為什麼要這樣示現呢?就是為了令以後的佛弟子在生病的時候,不要拒絕看病、治療、吃藥等等。


既然生病的時候要去看病、吃藥,那我們為什麼還需要這個修法呢?這是為了讓我們在肉體接受醫學治療的同時,在精神上也有一種轉疾病為道用的修法。


一般說來,沒有學佛、沒有修行的人在生病的時候,哪怕肉體還沒有太大問題,精神就已經先崩潰了;由於精神上的崩潰,才導致了很多身體上的疾病。此外,作為不學佛的普通人,在生病的時候,就只能白白生病,除了一心一意盼望自己能早日康復以外,在其它方面完全束手無策,從來沒有想過把疾病當作修行的法門,從來不知道可以利用病來積累資糧、清淨罪業,只能想盡一切辦法去治療當前的病,但就算是能治愈,也只是解決了一次的病痛,卻不能徹底解決病痛之苦。


但是,作為佛教徒,可以在接受醫學治療的同時,把疾病當作一種修行法門。通過一場病,讓自己產生一些新的認識、新的感受;通過這些認識與感受,就可以積累資糧、清淨罪業。也就是說,我們不僅可以通過這個修法,來解決當時的病痛,同時還可以把疾病轉為積累資糧、清淨罪業的方法,從而進一步徹底解決病痛之苦,所以,這個修法是非常實用的。


雖然我們現在沒有生什麼病,但由於我們還沒有徹底脫離生老病死,所以隨時都有可能面臨病、死之苦。以前我們講過十二緣起,在十二緣起當中,老、死二者沒有分開,屬於同一緣起支。為什麼呢?因為,人不一定老了以後才會死,有些人還沒有老就死了,有些人老了以後才死,死亡是隨時隨刻都有可能降臨的。


同樣,雖然現在我們沒有生病,但疾病卻隨時都有可能找上門來,所以最好能提早作好修行上與心理上的准備。只有這樣,在日後生病的時候,我們才能利用疾病來作一些解脫方面的事情,因此,生病的時候一定要修持這個法。




二、具體修法具體的修法


包括三個部分:(一)視病痛為功德,從而清淨罪業;(二)視病痛為善知識,認真取捨因果;(三)視病痛為修行順緣,促進六種波羅蜜多的修習。


(一)視病痛為功德,從而清淨罪業的方法包括三種思維方式:


1、當我們生病的時候,要這樣去思維:從無始以來到今天,每個眾生都在充滿痛苦的輪回中不由自主地流轉不止。


我在前幾天也講過,不論是從宏觀的角度而言,或是從輪回的每一個階段、每一個細節的角度而言,輪回都是充滿痛苦的。在這種痛苦的環境下,如果是佛教徒,還要好一點,雖然我們現在還沒有徹底地解脫,但畢竟已經開始思維輪回的痛苦,並開始為擺脫痛苦而努力了。


然而,對於不學佛的普通眾生來說,雖然不情願輪回,但在輪回的當下,又不會去思維輪回的痛苦,一直都認為在這個輪回當中有什麼幸福、快樂可以追求。如此一來,就會將全身心都投入其中,拼命地追求輪回當中的幸福和快樂,但是,由於輪回本身就不存在什麼幸福和快樂,所以,想從中獲得幸福和快樂,純粹是緣木求魚。


要知道,所有為了在輪回當中獲得幸福所做的一切努力,最終都是沒有結果的,我們應該做一些真正有意義的事情。那麼,什麼是真正有意義的事情呢?那就是修行。除了修行,再沒有什麼真正有意義的事情了。這個道理,是很多人不了解,同時也不以為然的。


當然,每個人看問題的角度都不一樣,每個人都有各自不同的主觀認識,所以不可能所有人的看法都一致,但是,無論這麼認為也好,不這麼認為也好,輪回本身的真相就充滿了痛苦,它的本性就是這樣。它的真相不會隨著人的主觀意志而改變,除非是通過修行從輪回當中解脫,否則它永遠都是痛苦的,因為它的本性永遠不會有什麼改變。


但是,有很多人卻並不這麼認為,他們認為:輪回當中有幸福、有快樂,充滿了可以追求的目標,因此,他們就會把所有的精力、所有的時間,都花在努力獲得輪回當中的幸福上面,其它諸如解脫、修行等等的事情,卻一點都不去想。


我們前面也分析了,輪回本身就不存在什麼幸福,既然如此,又怎麼可能從中獲得幸福呢?這是根本不可能的!我們從無始以來到今天,所有花在這上面的時間和精力都白費了,只有依靠修行而令自他脫離輪回,才是我們的當務之急。


那麼,現在我們應該怎麼辦呢?就是利用一切機會,哪怕是在生病的時候,也要抓住時機精進修行。


生病的時候怎麼修行呢?首先,就是要了知病痛的功德。病痛是大家都不願意接受的,它還有什麼功德可言呢?它還是有功德的。對於一個修行人,一個希求解脫的人來說,病痛也有很大的功德,而且是世間所謂的幸福、快樂所無法取代的功德。


這個功德是什麼呢?第一個功德是:雖然我生了病,在肉體上感受到了一定的痛苦,但是,如果不是這場比較嚴重的病來警告我,也許我永遠都不會去思維人生的痛苦。以前我也知道有生老病死,卻沒有這麼深刻的印象和體會,以致於把病痛、輪回的痛苦都忘了,一直不斷地往外追求,從來也沒有為了解決自己的生老病死而修行過。


第二個功德是:如果我一生都沒有病痛,一直都很健康的話,那我根本就不會認識到輪回是這麼痛苦;如果我不認為輪回是這麼痛苦的話,則修行最根本、最基礎的出離心就絕對沒有辦法培養起來。通過這次生病,讓我親身經歷了生老病死的其中之一,我終於深深地體會到:原來人生是如此的痛苦!如果不能徹底獲得解脫,在以後漫長的輪回過程中,像這樣的痛苦還會經歷無數次!即使我這次生病能夠痊愈,但也並不代表我以後就不會再生病,就永遠解脫了,在以後的生生世世中,我還會再生病,還可能會生更嚴重的病。


此時此刻,我們就會開始感覺到,輪回不是那麼完美,人生也不是那麼完美。於是,我們才會開始尋求解決生老病死的方法。


在整個世界上,唯一可以解決生老病死的方法,就是佛法。其他世間的任何學問——哲學、科學等等,都沒有辦法徹底解決這些病痛。


眾所周知,科學家們也會生病,最後也都會死去,甚至有些科學家最後會死於精神分裂症,或者是科學至今無法攻克的癌症,因為他們也是普通凡夫,所以在生病的時候,也不會有什麼解決辦法。通過這樣的思維,我們的眼光自然而然地就轉到尋求解脫、解決生老病死的問題上面來了,因此,生病正是培養出離心的一個大好機會。這些都是病痛的功德,病痛確實也有這樣的功德。


我們都知道米拉日巴尊者的故事,大家可以設想一下:假設他的叔叔等親屬沒有欺負他們的話,他會有這麼好的修行嗎?決不可能!如果沒有叔叔等親屬的欺負,米拉日巴尊者的母親不會有那麼大的痛苦;如果他的母親沒有那麼大的痛苦,她也不會慫恿米拉日巴尊者去學咒術;如果她不慫恿米拉日巴尊者去學咒術,他也不至於殺害那麼多的人;如果他沒有殺害那麼多的人,也不會有這麼強烈的修行動力;正因為他通過咒術降下好幾次的冰雹,殺死了三十六個人以及很多的動物,他的心裡才會產生很大的恐懼及壓力;正是這些恐懼及壓力,才促成他最後的成就。所以,懂得利用疾病及痛苦,是有很大功德的。



2、我們還可以從另外一個角度去思維:如果一個人一生當中都不生病的話,自然而然就會生起傲慢心。什麼樣的傲慢心呢?因為身體健康,便會輕視有病痛的人,以致什麼都不放在眼裡,包括修行,解決生老病死,從輪回的痛苦當中獲得解脫等等的事情。自從生了病,才深深地體會到人生的痛苦,故而改變態度,開始去注意這些、在乎這些,所以病痛具有這樣的功德,《入行論》中也是這樣講的。



3、第三種思維的方法,是最重要的:佛經裡面講過,釋迦牟尼佛所度化的娑婆世界具有五濁,眾生的煩惱很粗大,環境各方面相對來說都非常惡劣,是一個充滿痛苦的世界,不像阿彌陀佛的極樂世界那麼幸福。


正因為如此,當時釋迦牟尼佛發心到這個世界來度化眾生的時候說道:他所調化的世界中的眾生,不論是精神上或肉體上受到任何痛苦,比如說,在這個娑婆世界中生一場病,即使是小至頭痛的病,也比在其它清淨佛剎中修持很長時間的功德還要大。


頭痛會有什麼功德呢?雖然頭痛本身沒有什麼功德,但仰仗佛陀的這種發心,而使娑婆世界中的任何一個人生病,都能依靠病痛清淨很多很多的罪業,不僅如此,而且清淨罪業的程度也比在其它清淨剎土當中修行的程度還高。


比如說,像阿彌陀佛的極樂世界等等,因為它本身就沒有痛苦,所以在清淨罪業方面的效果自然也沒有那麼好。正因為娑婆世界有如此的優越性,所以,有些非常勇敢的菩薩會專門發心到這個娑婆世界來承受痛苦。通過這些痛苦,就可以積累很多資糧,使他們尚未清淨的罪業很快清淨,這樣一來,他們成佛的時間也就指日可待了。


這一切,都跟釋迦牟尼佛的發心有關。也正是因為在這個世界上生病,比在其它的剎土修行還要好,所以很多菩薩會特意到這個世界來生病。


經常有很多不明就裡的人會產生這樣的疑問:為什麼高僧大德還會生病呢?這個問題的答案有三種可能:其一、這是一種示現。剛才我們講過,往昔釋迦牟尼佛生病的時候也看病、吃藥,也讓弟子們為其念經,這在佛經中都有記載。這都是度化眾生的方便,是示現給別人看的。


其二、還有一種可能是,雖然這些高僧大德是成就者,但他們的成就還沒有達到佛的境界。雖然一地以上的菩薩在肉體上不會有痛苦,然而,停留在一地以下的資糧道、加行道兩個階段的菩薩、高僧大德們,則需要通過這樣的方法來清淨業障。關於這一點,在佛經裡面也提到過,很多阿羅漢死的時候,有的是餓死的,有些是被別人殺死的……,但他們這次所受的果報是最後一次。在這個果報受完以後,他們就徹底清淨了業障,再也不會受任何果報,因為他們已經成就了。


第三個答案,是密宗特有的。在密宗的歷史上,有些高僧大德生病的方式很恐怖,其圓寂的方式也很殘忍,他們的表現,甚至比普通人的表現還差。這是為什麼呢?在這些現象當中,有一些特別的意義,之所以這些伏藏大師,或真正的密宗成就者,會特意選擇殘忍的形式來生病或者圓寂,是因為通過這種方式,就可以遣除一些佛法的違緣以及眾生的災難。


至於那些高僧大德生病的原因到底是其中的哪一個,我們無法猜度,只有他們自己才知道。因為很多人有這方面的疑問,所以在這裡順便提一下,但我們這次講課的目的,不是要去追究高僧大德是怎麼樣生病,或高僧大德為什麼要生病等等問題,而是要讓大家在生病的時候清醒地知道:雖然我不是故意到這個娑婆世界來生病的,但通過這次生病,肯定也可以清淨很多業障,所以我應該高高興興、歡歡喜喜地接受這個病。


佛經裡面還特別講到:宣講、聽聞如來藏的人,或者是修空性的人,可以依靠頭痛這麼小的痛苦,來清淨下一世墮地獄的罪業。關於這一點,佛經上有很清楚的記載,這是佛親口宣說的,我們應該相信佛的金剛語。


雖然大乘修行人的修行層次不一樣,大家有沒有證悟空性也不好說,但每個人都應該算得上是開始修空性、修如來藏的人,所以,對我們來說,病痛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前面所講的思維方式,都是具體的修行方法,生病的時候,就要這樣去思維。以上是第一個修法:視病痛為功德,從而清淨罪業。



(二)視病痛為善知識,認真取捨因果。


當我們生病的時候,還要思維:如果我們不希求解脫,則在未來的生生世世當中,還會出現很多這樣的痛苦。


以前我沒有想過,也不知道這些道理,現在通過佛的教誨知道了這些道理以後,就一定要珍惜每一次機會,把常人畏懼、回避、討厭的病痛轉為道用。雖然這次生病對我而言是很大的痛苦,但觀待地獄眾生以及畜生的痛苦,或者是人間很強大的痛苦而言,實在是微不足道的。如果我不修行的話,以後肯定還要去面對這些痛苦。假如今天我連這麼一點小病的痛苦都不能接受,一旦我墮入地獄、旁生、餓鬼道,又將如何去面對這些痛苦呢?所以,我這次一定要為徹底脫離病痛而努力。


對我而言,這次生病是個很好的機會,因為釋迦牟尼佛傳了法,佛法還在人間,我又幸運地遇到了這樣的佛法。如果這次我能夠恢復健康,我一定要將余生完完全全地投入到徹底解決痛苦的事業當中,我一定要渡越輪回的苦海;如果我因為這次生病而死去,那我就要在心理上做一個准備。


什麼樣的准備呢?首先,我要把過去、現在、未來三世所有的身體、財產、善根全部供養諸佛菩薩,然後發願:即使我這次的病無法治愈,希望以此善根,能使我下一世再遇到這樣的機會;不但能遇到這樣的機會,而且在下一世不會再像現在這樣錯過機會,我一定要牢牢抓住機會精進修習菩提道。


在發願的同時,還要堅定不移地深信:我這個願力永遠都不會空耗,是一定會實現的,因為願力本身就有這個力量,這個力量永遠都不會有什麼差錯。


然後再思維:雖然我這次的病無法好轉,但在這次生病的過程當中,我懂得了這些道理,所以依靠發願,我將來還是有機會的,然而,還有很多其它的眾生卻因為沒有接受過佛的教導,所以不知道這個道理,他們還要在這個輪回中繼續無數次地輪轉,還要承受無數的病苦。在此我應該發願:等我的願力實現以後,我一定要讓每一個眾生都明白這個道理,然後幫助他們脫離輪回之苦。


以上是發願,之後還要祈禱:祈請諸佛菩薩加持我,使我能讓所有愚癡眾生明白這些道理。自己身體上受到的痛苦越強烈,度化眾生、遣除眾生痛苦的決心和願望就要越強大、越穩固。


之後繼續發願:如果這次生的病能夠痊愈,我以後在因果取捨上一定要認真對待。為什麼要這樣呢?因為以前我有了煩惱,造了業,所以今天才會生這樣的病。如果我早證空性,早解脫的話,今天我也不會生病了。從今以後,我不能再繼續造業,我一定要依靠這個身體去修行。


由上可知,這個修法主要包含了兩個部分:首先是發願,或者是發誓、下決心;其次就是祈禱,祈禱諸佛菩薩能夠幫助自己實現心願。


多數人在平時不生病的時候,就什麼也不想——不想輪回的痛苦,也不做因果的取捨。一旦有了病痛以後,才開始認真地對待因果,對這些人來說,病痛就成為了他的善知識。


尤其是對講經說法的法師,修斷法(即古薩裡修法)的行者,或是其它的修行人而言,生病還是檢驗修行功力的最佳時機。在平時沒有遇到任何痛苦,一切都很好的時候,我們總是勸別人要修行、要如何如何……,一直自認為自己是一個修行人,並覺得自己很不錯等等,但自己究竟是不是一個真正的修行人呢?這次就可以見分曉了。


如果我們在病痛的折磨下,也能真正用上前面的那些修法,那就可以自稱為是修行人;否則,如果發現自己並沒有承受病痛的能力,這次病痛就成了一種警告,它告訴我:現在你連面對一個這麼小的痛苦都沒有辦法,可見你的修行程度還不夠深,你以後不能老是原地踏步,一定要繼續往前努力,一定要修行!一定要進步!


以上所述,即是具體的修法。



病痛轉為道用可分為上、中、下三種不同的層次:


1、上等的修法,是通過證悟空性和禅定的能力來轉為道用。比如說,即使是在生病的時候,一個真正證悟大圓滿的人一旦進入大圓滿的境界,就根本感覺不到任何病痛。


對有些大圓滿的修行人而言,死的時候病痛越強烈、越厲害,就越殊勝。為什麼呢?因為,如果他身體上的病痛越劇烈,他的頭腦就越清醒,所以很容易進入大圓滿的境界;反之,有些人在死的時候沒有什麼病痛,像是睡著了一樣,其實這並不是件好事。為什麼呢?因為沒有明顯的痛苦,所以這些人在死亡之際頭腦就不是很清醒,如果修行不到位,則很多修行的境界都會忘掉,如果這樣,他們就無法修持中陰修法了。所以,在死亡的時候,肉體上的痛苦越大越好。


另外,如果是禅定修得非常好的人,也不會有這種問題。總而言之,具有禅定和證悟的人,就可以轉病苦為道用,對他們來說,生病根本不是什麼痛苦,但是,這個層次離我們還有很遠的距離,對我們而言,難度也有點大。


2、中等的修法,是通過修持自他相換等菩提心修法,或者是如幻如夢的修法來轉為道用。如果證悟空性的修法修得好的話,在生病的時候也可以把病痛看作是如幻如夢的。雖然這種人的證悟和禅定境界沒有上等修法的修行人那麼高,但他們還是可以把病痛轉為道用。


3、下等的修法,就是前面所講的兩個修法。為什麼是最下等的呢?因為,這是每個普通人都可以做得到的,即使是我們這些沒有證悟空性、沒有很穩定的禅定功夫的人,也可以做得到,所以是很基礎的病痛轉為道用的方法。以上是第二個修法。



(三)視病痛為修行順緣,促進六種波羅蜜多的修習。


該修法可分成六個階段:


1、布施波羅蜜多--修法和前面的差不多。生病的時候,首先要思維:我們的身體都是有漏法,從無始以來到現在,已經經歷了無數的痛苦,但我們卻不知道這一點,仍然執著這個身體。實際上,這個身體是無常的東西,它是很多東西的組合體,並不是一體的。如果仔細觀察就會了知,在我們的身體上面,根本不存在所謂的,但因為有了無明,於是我們就執著這個身體;由於貪執這個身體,故而就產生了很多煩惱;由這些煩惱,又引起了很多的病痛……,從現在起,我再也不執著這個身體了!我要把這個身體布施給魔鬼、非人等等的眾生。布施的具體修法,是五加行裡的古薩裡修法。


如果能按照古薩裡的修法從頭到尾修一遍,就可以產生以下功效:第一、可以減輕自己的病痛;第二、可以積累很多的資糧;第三、如果這個人的壽命本身就有障礙的話,通過這個修法,就可以遣除他的壽障。


以上所述,為布施的修法。


2、持戒波羅蜜多--我們可以思維:如果沒有病痛,我就會生起很多的欲望;為了滿足這些欲望,我就會做殺、盜、淫、妄等等的惡業,但是,因為有了這些病痛,我就沒有能力去做殺、盜、淫、妄等等的惡業了,所以,依靠疾病還可以護持自己的戒律。同時還要思維:這次我不去做殺、盜、淫、妄等惡業,是因為在生病的過程當中沒有能力去做,但我不能僅僅滿足於此,即使在康復之後,我也一定要嚴格護持戒律。以上所述,是持戒的修法。


3、忍辱波羅蜜多--首先應當思維:這個病痛不會無因無緣地產生,這是我以往造業的果報,所以我只能忍受這個果報。在忍受病痛的同時還要發願:但願以我的這個病痛,能減輕或者消除一切眾生的痛苦。這是忍辱的修法。


4、精進波羅蜜多--在生病的過程當中,很精進、很用功地修這些法,並發心:我一定要用功地修!這就是精進的修法。


5、禅定波羅蜜多--禅定波羅蜜多可以分為有緣的修法與無緣的修法兩種:所謂無緣的修法,就是以病為所緣境,然後去看它的本性,亦即通過觀察色蘊、受蘊、想蘊等五蘊的每一個蘊,從而抉擇出這一切都是空性。因為這不是書面上的理論,而是在身體真正感受到病痛的同時,就把這個病觀為空性,所以,對沒有證悟空性的人來說,就顯得比較困難。


沒有證悟空性的人該怎麼辦呢?就用前面所講的推理方法,逐步把它抉擇為空性。對證悟空性的人來說就比較簡單,當病痛的感受一出來,就立即進入空性的境界中,雖然這個時候病痛的現象還沒有間斷,還會有一點痛的感受,但他的意識已經進入到空性的境界當中了,這就叫空性和病痛的雙運,因為病痛的現象還沒有間斷,但修行者對病痛卻已經沒有執著了,所以,在此時此刻,病痛對身體也就沒有那麼大的傷害。


對某些修行人來說,死的時候,病痛愈大愈好,因為病痛的感受愈強,修行人證悟空性的力度就愈大。當然,這個層次我們現在還達不到,不過,通過持之以恆的修持,慢慢地就可以越來越接近這種境界。如果不能修無緣的修法,那麼,修有緣的修法肯定是沒問題的。


當我們的身體出現比較強烈的病痛感受時,立即對眾生發慈悲心,這就是有緣的修法。具體修法如下:首先思維:在這個世界上,有很多眾生都在承受我現在所感受到的這種痛苦,甚至有些生命所承受的痛苦,比我的痛苦還要強烈成千上萬倍。我現在遭遇了這麼一個小的痛苦,都感到如此苦不堪言,那麼,其它眾生就一定更痛苦、更悲慘。然後真心誠意地發願:願這些眾生能早日脫離這些痛苦,這就是悲心;願這些眾生能早日重獲健康、獲得幸福,這就是慈心。


我們可能做不到無緣的空性修法,但有緣的慈悲心修法肯定每個人都做得到,希望你們能認認真真地修持。以上所講,是禅定的修法。


6、智慧波羅蜜多--所謂的智慧是指什麼呢?簡單的說,就是在生病的時候,能立即意識到要修轉病痛為道用的修法。這也算是一個比較簡單的智慧。最重要的是,作為佛教徒,我們應當證悟三輪的本體空性。


什麼叫做三輪呢?生病的人、所生的病以及生病這件事三者,佛教就稱之為三輪。在沒有證悟的時候,我們還不能直接地感受三輪體空,但也可以通過推理,把病人、所生之病以及生病三者抉擇為空性,然後把它們看做如幻如夢之法,就是這樣去體會。


如果真正能像前面所說的那樣去體會的話,則可以將病痛的感受轉化為大樂。什麼是大樂呢?就是不但沒有感到痛苦,反而覺得十分快樂的感受。當然,這種快樂並不是世俗人所謂的快樂,而是證悟空性的一種境界。


以上所講,是智慧的修法。作為真正的修行人,即使在其它方面修得不是很好,比如說,在證悟空性方面修得比較差等等,但是,如果能在生病的時候,認真修持六種波羅蜜多,則能將病痛轉為修行的善(順)緣。這樣一來,病痛就不再是病痛,而轉成了菩提、法身之因。


對證悟的成就者來說,生病和不生病根本沒有什麼差別。當然,這是最終的境界,我們現在還無法達到這樣的境界。


在前面所講的三種不同層次的修法當中,我主要介紹,並著重推薦的,是其中最簡單、最下等的修法。這種修法沒有什麼高標准的要求,相信我們每一個人,都肯定能做得到。


雖然在生病的時候修這些修法,就不會在精神上受到太大的病魔的打擊與傷害,但我們不能把這種修法僅僅當作精神上的安慰與寄托。實際上,這種修法既可以積累資糧、清淨罪業,同時在恢復健康方面也有一定的幫助,所以,我們要提前有所准備,如果生病的話,一定要修這個法。這是非常重要的,我們千萬不能忘記!


我本人在修行上是非常非常差的,盡管如此,我卻知道抓緊機會修行。哪怕打一個針,我都會用這個修法來應對。雖然打針實際上不是什麼病,但當針刺進去的時候,還是有點痛的感受,我就利用這個感受來修行。當然,這離證悟空性的境界還差得很遠很遠,但沒有關系,盡量先做自己能夠做到的部分。如果,能夠做到的不做,而做不到的本來就做不到,那就非常遺憾了。這樣下去的結果,就只會一事無成。

創作者介紹

法善可陳

陳常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