遣智與聖同



 



忘言者可與道存,

虛懷者可與理通,

冥心者可與真一,

遣智者可與聖同


──東晉‧僧肇《肇論》


東晉僧肇大師,是鳩摩羅什大師的弟子,在佛教的地位可與孔子的弟子顏回相提並論。他是一位佛學家也是哲學家,雖然三十一歲就圓寂了,卻留下一本理解佛教的重要典籍《肇論》,使他的智慧之光照耀古今。

「忘言者可與道存」,一般人常記掛著什麼人說了什麼話,這些語言讓他心裡有了計較、執著,就在心裡反覆推敲而不能放下,不但不能對事情有幫助,反而讓自己的真心本性,不能發揮現前。如果可以忘言,不去執著、計較那些虛妄的語言,就可以與道,與本心融匯貫通。

「虛懷者可與理通」,如果曠大心胸,虛懷若谷,就能包容宇宙萬有,與真理相應,就能「橫遍十方,豎窮三際」。

「冥心者可與真一」,我們的心像猿猴一樣,每天跳動不停;又像隻野馬,向外奔馳不已。如果能控制自心,讓心安順服從,所謂「制心一處」,把心念放在一個固定的目標上,即所謂的「一念」、「一心」,就能與真理相契合。

「遣智者可與聖同」,有不少人自以為聰明、智慧,其實都是處於正邪之間的分別心。分別心不遣除,智慧無法現前。真正的智者聖人,沒有高下、貴賤的分別,而有真正的智慧來照耀。能有聖人之心,就可以與諸佛聖賢同一個鼻孔出氣。

《肇論》的這四句偈子:「忘言者可與道存,虛懷者可與理通,冥心者可與真一,遣智者可與聖同」,很值得我們欣賞、學習。




 
創作者介紹

法善可陳

陳常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