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傷頌和一缽歌


《三傷頌》


一曰


傷嗟壘巢燕雖巧無深見。修營一個窠,往復幾千轉。雙飛碧水頭,對語虹梁畔。


身緣覓食疲,口為銜泥爛。驅馳九夏初,方產巢中卵。停騰怕饑渴,撫養知寒暖。


憐惜過于人,銜蟲委皆遍。父為理毛衣,母來將食饘。一旦翅翼成,分飛不相管。


世有少智人,懇力憂家眷。男女未成長,顏色已衰變。燕子燕子聽吾語,隨時且過休辛苦。縱使窠中千個兒,秋風才動終須去。世人世人不要貪,此言是藥惡量取。饒你平生男女多,誰能伴爾歸泉路。


二曰


傷嗟鵽刀鳥夜夜啼天曉。墜翼柳攀枝,垂頭血沾草。身隨露葉低,影逐風枝裊。


一種情相生,爾獨何枯槁。驅驅飲啄稀,殺役飛騰少。不是官所差,都緣業所造。


亦似世間人,貪生不覺老。吃著能幾多,強自縈煩惱。咄哉無眼人,織絡何時了。


只為一六迷,遂成十二到。鵽刀鵽刀林里叫,山僧山僧床上笑。有人會意解推尋,不假三只便成道。


三曰


傷嗟造蜜蜂,忙忙采花蕊。接翼入芳叢。分頭傍煙水。抱蕊唼香滋,尋花戀春餌。


驅馳如有榮,盤旋若遭魅。蹭蹬遇絲羅,飄零喂螻蟻。才能翅翼成,方始窠巢備。


惡人把火燒,哀鳴樹中死。蜜是他人將,美是他人美。虛忙百草頭,于身有何利。


世有少智人,與此恰相似。只緣貪愛牽,幾度虛沉墜。百歲處浮生,十年作童稚。


一半悲與愁,一半病與悴。除折算將來,能得幾多子。更將有漏身,自翳無生理。


永不見如來,都緣開眼睡。蜜蜂蜜蜂休役役,空哉終是他人吃。世人世人不要貪,留富他人有何益。


 


《一缽和尚》


歌曰:


阿剌剌,鬧聒聒,總是悠悠造末撻。如饑吃監加得渴,枉卻一生頭戛戛。究竟不能知本末,拋卻死尸何處脫。閑事到頭須結撮,火落身上當頭撥。莫待臨時叫菩薩,大丈夫兒須豁豁,莫學癡人受摩捋。


也系裹,也擺撥。也學柔和也粗糲,亦解剃頭亦披褐,也學凡夫作生活。直言向君君未達,更作長歌歌一缽。


多中少,少中多,莫笑野人一缽歌,緣持此缽度婆裟。青天寥寥月初上,此時境空含萬象。幾處浮生自是非,一源清凈無來往。莫謾將心學水泡,百毛流火無事交。不如靜坐真如地,頭上從他鵲作巢。萬代金輪聖王子,只這真如靈覺是。菩提樹下度眾生,度盡眾生不生死。真丈夫,無形無相大毗盧。塵勞滅盡真如在,一顆圓明無價珠。


眼不見,耳不聞,無見無聞無不聞。從來一缽無言說,今日千言強為分。強為分,須諦聽,人人總有真如性。恰似黃金在礦中,煉去金砂金體凈。


真是妄,妄是真,為求真妄更無人。將心不用生煩惱,衣食隨時養色身。好也著,惡也著。一切不貪無染著。


亦無惡,亦無好,一際坦然平等道。粗亦餐,細亦餐,莫學凡夫相上看。亦無粗,亦無細,上方香積無根蒂。坐亦行,行亦坐。生死樹是菩提果。


亦無生,亦無死,三世如來總如此。離即著,著即離,實相門中無實義。不可離,不可著,何處更求治病藥。語時默,默時語,語默尋蹤無定所。


亦無語,亦無默,莫喚東西作南北。嗔時喜,喜時嗔,我自降魔轉法輪。亦無嗔,亦無喜。水不離波波是水。慳時舍,舍時慳,不離內外與中間。


亦無慳,亦無舍,寂寂寥寥無可把。苦時樂,樂時苦,只個修行斷門戶。亦無罵,亦無樂,本來自性無纏縛。垢即凈,凈即垢,兩邊惡境無前后。


亦無垢,亦無凈,大千同一真如性。藥是病,病是藥,到頭兩事渾捻卻。亦無藥,亦無病,正是真如靈覺性。魔是佛,佛是魔,如影隨形水上波。


亦無魔,亦無佛,三界比來無一物。凡即聖,聖即凡,色里膠清水里咸。亦無凡,亦無聖,萬行掃除無一行。真中假,假中真,自是凡夫起惡塵。


亦無真,亦無假,若不呼時誰應者。本無姓,本無名,只么騰騰信腳行。有時市井看屠肆,一葉蓮花火上生。也曾策杖游京洛,身似浮雲無住著。究竟從來是寄居,他方處處無纏縛。若覓戒,三毒藥病可時瘥。若覓禪,我自縱橫大可憐。


不是狂,不是顛,在世間中出世間。時人不會此中意,打著南邊與北邊。若覓法,雞足山頭問迦葉。見說傳衣在彼中,無心不用求某甲。若覓修,八萬浮圖何處求。只知黃葉上啼哭,不覺黑云遮日頭。莫怪狂言無次第,篩羅漸入粗中細。只這粗中細也無,即是圓明真實諦。


亦無真,但有名聞即是塵。若向塵中解真實,便是當來出世人。無造作,獨行獨坐空索索。無涅槃,本來生死不相干。真須省,莫謾將身入空井。無去來也無,明鏡掛高臺。儂家見解只如此,不用將心算劫灰。

創作者介紹

法善可陳

陳常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