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不淨觀對治對自身他身的執著---索達吉堪布

 

文章來源:摘自《入行論釋·善說海》講記第六十課(題目為編者加)

經過一番詳細剖析,身體並沒有精妙之處,皮膚、血肉、骨頭、骨髓、腦漿中根本找不到潔淨的東西,整個身體好像是個裝不淨糞的口袋。既然如此,我們為什麼還要貪著呢?

這樣一說,有些人覺得非常不合理:世間上那麼多人不斷地讚美裝扮這個身體,你們修行人為什麼這樣說?恐怕有些人不能接受。然而,龍猛菩薩在《中觀寶鬘論》中也講過:若對不淨的身體進行讚頌、打扮,此乃極為愚癡且非常羞恥的行為。世間人的觀念跟修行人的截然不同,但究竟的真理,唯一掌握在修行人手中。

其實,對身體的裡裡外外觀察後,若能得到少許精華,那讚歎自己的身體、別人的身體也合理。但經過一番找尋之後,除了三十六種不淨物外,得不到任何具實義的精妙之物。所以,對身體我們並不是無因毀謗,它確實沒有可貪的地方。

作為一個修行人,不要過於貪執自己的身體,如果把廁所裡的不淨糞一直當黃金來對待,有沒有意義你們應該清楚。龍猛菩薩也說:美女的身體再誘人,也像不淨糞一樣骯髒不堪,不淨糞的形狀再好、再新鮮,實際上也沒有任何價值。知道了身體的本質後,平時不要把所有的精力和財物全部花在這上面。索甲仁波切有一句話說得好:有些人把所有的精力、財產用來裝飾身體,這是非常愚笨的行為,就像過路人只在旅館中住一夜,卻將全部錢財用來裝飾旅店一樣。

當然,你要是有財產的話,對身體稍微裝飾一下,也是世間的傳統。現在世間上的人,有了珠寶全部掛在身上,有了脂粉全部塗在臉上。大多數人每天忙的就是面部這一塊,裝飾的也是這一塊,貼得亂七八糟的還是這一塊。除此之外,印度人在腳趾上有些點綴,但我們藏地特別冷,好多地方都結冰了,腳上有什麼裝飾誰也看不見。

我們如果了解身體的本質,便不會貪執自己的身體,也不會貪執別人的身體。記得《法句經》有這樣一個公案:有位王后長得嬌艷動人,國王要她到寺院禮拜佛陀,但由於她執著自己的美色,不喜歡聽佛陀蔑視美色的論調,因此經常避開佛陀。有一天,國王為了讓她到寺院去,下令詩人為寺院寫讚歌,歌頌寺院的寧靜、安詳和偉大,王后對此很感興趣,便和國王一起到寺院。當王后來到寺院,佛陀觀察她的根基,用智慧變化成一位絕色美女,站在她身後替她扇風。相比之下,王后覺得自己遜色多了。她一直望著那美女,那美女的容貌也逐漸在改變:先是變得衰老;然後死去;慢慢屍體糜爛,粘滿了蒼蠅,臭不可聞……。王后頓時覺悟美色並非永恆,而且毫無價值。佛陀覺察到她的根基已經成熟,便對她說:對容貌美色極為貪戀的人是相當愚癡的,你們所執著的東西,只不過如此而已。接受佛陀的開示後,王后證得初果。當說完所有的教言後,王后已證得阿羅漢果。

可見,對自身也好、他身也好,如果了知了身體的本質,即使相續中有非常可怕的煩惱,也是能夠對治的。不管是什麼樣的修行人,沒有煩惱很困難;有了煩惱,強迫讓自己依止正知正念,不要天天想自己的身體、別人的身體,也不太現實;即便暫時可以壓制,這種力量也不太強。如果知道了身體的本質,就算未經觀察會產生貪心,但從本質上來講,它已經基本斷除了,猶如人沒有命根就爬不起來一樣,這種煩惱想興風作浪也很困難。

我們之所以對境起貪心,按照《釋量論》的觀點來解釋,是因為認為對境有功德。相反,如果認為對境有過失,就會生起嗔恨心。倘若你覺得所貪的對方特別好看,對其身體產生貪心,或者自己每天照鏡子,認為我長得美若天仙,如果再打扮一下,可能妙音天女看到我都不好意思了。這樣一來,整天對不淨的身體花時間、花精力、花財物,當然,若對修行沒有影響,怎麼打扮是你的自由,但事實證明,此舉對修行肯定有直接或間接的損害。

我有時候都這樣想:現在除了出家人以外,在家的年輕人學佛力量非常薄弱,本來煩惱就比較重,再加上經常貪著自己的身體,還有裡裡外外的一些違緣,修行起來簡直舉步惟艱。而三四十歲以上的成年人,相比之下就比較穩重,他們知道身體到底是什麼樣的,貪著別人身體是這麼一回事,貪著自己身體也是這麼一回事。所以,人如果到了一定年齡,對身體的執著會逐漸減少,這時給他們宣說一些佛法,會有一種成熟的感覺。

總之,大家在學習佛法的過程中,應盡量減少對自身他身的執著,若能做到這樣,則說明你的修行有一定進步。但若仍舊執迷不悟,一味地貪著別人身體,竭力呵護自己的臭皮囊,那什麼時候證悟也很難說。 


 


創作者介紹

法善可陳

陳常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