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修心影】關於書印雙絕曾紹杰的一個故事 2013.08.31 文:陳常定
 
 
今天下午去鹿耕講堂報到,聽陳宏勉老師講書法與篆刻的人文精神,很棒。
 
陳老師說:「寫書法就像打坐。」寫書法是一個安靜的過程,會讓人的心安靜下來。最近,我常常寫書法,主要是寫隸書,的確覺得寫書法是一個很好的靜心工夫。
 
篆刻,我自大學畢業之後,就沒有再刻過印了。當時瘋起來的時候,真的是可以刻到天亮都不用睡。但是當年的熱情,今天在陳老師的演講之中,彷彿又重溫了。
 
今天欣賞到很多私藏的篆刻與名家的書法,聽到很多書法家、篆刻家的奇聞軼事,也非常佩服陳老師的書法與篆刻的創作歷程,還聽了一個書印名家曾紹杰先生的鬼故事,曾先生是曾國藩的後代子孫。
 
這個故事讓我印象深刻,因為對於兩位藝術家陳宏勉老師、曾紹杰先生的敬佩,所以想把它記下來。憑印象寫,希望沒有錯誤。
 
話說,曾紹杰已往生二十多年了,陳宏勉幫他編書法與篆刻的作品集,他居然來找陳老師,跟著他……
 
陳老師有感應到,覺得這樣不是辦法,只好找一個通靈的朋友來幫忙。
 
原來曾先生要陳老師去找他,陳老師只好去公墓找他,跟他祭拜。後來曾先生就跟著他回家了。曾先生於是透過通靈人士說了,說他不放心。
 
就對談了一番。曾先生要求要看陳老師編的作品稿。陳老師就回說下禮拜再說啦。
 
 
後來下禮拜有個晚上用電腦編得差不多了,但是還有一些沒編完,陳老師就先睡了。陳老師隔天就說,可以看了,曾先生又說了,你昨天又沒有編完。曾先生還說:我不要看電腦的,我要看印出來的稿子。
 
陳老師不得已只好印出來給他看,裡面有一些是重覆的,曾先生居然還把它們都挑掉了。
 
陳老師為了把這部作品集印好,還倒貼了十萬元。
 
 
 
因為是曾先生往生後二十多年還自己「監製」的,特別有意義。主要當然是因為想欣賞他的書印作品囉!
 
 
這樣的演講很有親和力,很像跟我們在聊天,可是聊天的內容很深很廣,這樣聊了三個多小時,我的收穫像上了一堂台灣近代書法與篆刻史,最重要的是其中的人文精神,也讓我提起了動力,要更加努力鑽研書法。
創作者介紹

法善可陳

陳常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